咸水鱼 发表于 2014-1-28 13:24:00

一个人的北伐 (之三)

                                                八月21日   老卡尔和导游盖瑞

                一大早五点钟,我就起床了,用不着闹钟,钓鱼人的本能使然。天还黑蒙蒙的,黑色的天幕上有点点寒星在闪烁。第一个感觉是真冷啊,来加拿大之前,我 已经在海外钓鱼网上请教了温哥华的华人钓友“我爱石斑”关于八月间温哥华岛的气温问题,他说要穿羽绒服,我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带上了羊毛背心和厚夹克,到了温哥华看看苗头不对,又去体育用品店里买了滑雪外套,现在这些衣服全都套在了身上,人还是有点扛不住,尼玛这也算是夏天吗?昨天晚上和RODGES先生聊天,知道了这里的作息制度:五点钟起床,六点之前一定得吃完早餐,六点一过,钓鱼快艇就要出发。“起得比鸡早”看来中外钓友都是如此啊。餐厅里已经是人声鼎沸,近30个钓友都在抓紧吃自助早餐,这些人都来自于美国或者加拿大本土,整个营地除了厨房的一个厨师西卢是印度人外,一个亚洲面孔都看不到,RODGES先生说了,你是第一个来我们营地的中国人。捧了一杯热咖啡喝上一气,身上才算有了热气。另一张桌子上放着的都是已经打包好的各种三明治,如果不愿意回来吃午饭的,可以带上三明治,愿意回来午休的钓友,餐厅里到时候提供简单的午餐和汤。
      营地里有三十几艘钓鱼快艇,标准配置是两个钓友加上导游兼船长三个人一条船,我因为单身一人,情况有点特殊,RODGES先生就把我安排在逆戟鲸号上,那里有个美国老头也是单身,我正好和他们凑满一条船,船长是个叫做盖瑞的家伙,长得矮胖结实,一脸横肉。那个美国老头其实是移民到美国西雅图的挪威人,他的名字叫卡尔。
       来加拿大的一路上,我心里不知怎么的,一直有点怪怪的感觉,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被忘记了,是什么事情呢,一下子就是想不起来,等到临上船的时候这才恍然大悟,原来我忘了带晕船药了。我有很多年当海员的经历,从来没有晕过船,可是七年前有次在维拉克鲁斯出海夜钓,也不怎么样的海况,竟然吐得一塌糊涂,也许是我年纪大了,也许是我身体状况比年轻的时候要差了,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只要一出海,头一件事情就是先吞两片晕船药,这次竟然忘记带了,想到RODGES先生那里去问一下有没有晕船药,可是盖瑞已经发动了引擎,立马就要出发,眼看着一艘又一艘的钓鱼快艇离开码头,向大海的方向鱼贯而去,一下子倒也不好意思提出,如果出了海晕了船,那就只能靠硬挺了。



雾气腾腾的钓场,波涛涌动的海面。

       快艇劈风斩浪,只用了20多分钟就到了钓点,盖瑞打开深度仪和探鱼雷达,我探头过去看了看,水深137英尺,探鱼雷达上有星星点点的绿色回波,那就是鱼,好像都在离底十几二十英尺的地方。风好像有六级以上,海面上虽然不是波涛汹涌,但是船上下起伏得很厉害,真担心半小时以后我就要晕船了。我问盖瑞,我们今天钓什么鱼?他说钓三文鱼。我还从来没有钓过三文鱼(或者叫鲑鱼,那是它的学名,也可以叫它作大马哈鱼,那是俗称,三文鱼是英语SALMON的音译),印象里好像三文鱼都是在通海的山溪里钓的,尤其是三文鱼洄游产卵的季节,那山溪里面密密麻麻的都是鱼,用钓鳟鱼的飞蝇竿钓,甩得那叫一个潇洒。可是我的师傅苏厚民听了讪笑,说你搞什么呀,三文鱼进山溪里来产卵的时候是不开口进食的。所以来加拿大之前恶补了一下关于三文鱼的知识,才知道我以前对三文鱼的了解非常贫乏。一直以为三文鱼进山溪产卵是在春天,其实它们产卵季节是在每年的九月份以后,产下的鱼卵在山溪里潜伏整个冬季,开春的时候才孵化出小鱼来回到海洋里去。可以这样说,三文鱼进入山溪产卵的时间是它们生命周期的一个最后短暂的休止符,因为它们产完卵之后,不管雌雄就此掛了,但是它们生命的绝大部分时间,还是生活在海洋里,所以它们是地地道道的咸水鱼。不过苏老师的说法也并不全面,据我的导游指正,有几种三文鱼在产卵期也是进食的。
        盖瑞开始整理钓三文鱼的装备,我在旁边仔细的观摩,原来钓三文鱼用的也是一种拖钓法,英文称之为 TRAILING,这在加拿大是一种标准钓法,装备分为两个部分,在船尾两侧各有一套下沉设备,上面装有深度仪,卷线器和一个巨大的足有十公斤重的铅垂,铅垂上面40公分,有一个小夹子,这一套装置的作用是可以将铅垂放入海中的设定位置,假如说是一百英尺吧,打开卷线器,用粗绳子绑住的铅垂哗地一下就往海底沉去,看着深度仪,到了一百英尺的深度关闭开关,铅垂就停留在一百英尺的深度。第二个部分是钓竿,三米长左右的中性船钓杆,装了一个大型的飞蝇钓卷线器,上面卷了大约400公尺的钓线,钓线末端是一个足有三十公分长习习发光的勺型反光板,这个反光板的作用是引起鱼类的关注,反光板另一端连接一米长的导线,导线的末端才是杀器,连接两个单钩或者三叉钩的假饵或者真饵---通常使用的是冰冻鯷鱼,这是一套钓组。作业的时候把钓组前的钓线夹在小夹子上,开动装置放下铅垂,铅垂下沉的同时将钓组也带往设定深度,钓鱼船此时用怠速慢慢走动,整套钓组就跟在铅垂后面开始活动,反光板此时在幽暗的海水中发出闪光,犹如几条胆战心惊聚在一起游动的小鱼,它会引诱对象鱼快速地追上来一探究竟,等它发现那闪光的东西是只能看而不能吃的时候,后面拖着的假饵或者真饵正好送到它的嘴边上,那鱼不问青红皂白上去就是凶猛的一口,咬住了回身就走,一刹那就中钩了。鱼中钩后的第一次挣扎是最为猛烈的,于是就会把钓组的钓线从小夹子里拉出来,这样一来,下沉设备和钓竿设备就脱离开来了,反映到钓竿末梢,就是令人血压猛升的剧烈抖动——鱼讯!



闪光板和鯷鱼钓组。


拖钓的专用绕线器。


用于深度定位的巨大铅垂。


深度下垂装置和已经下沉到位置的钓组。

      在导游盖瑞整理装备的时候,我也急急忙忙地把我的钓竿安装起来,我用的是一根承重40磅的PENN牌2米2船钓杆,西马诺10000型卷线器,可以容纳410英尺50磅的钓线,可是盖瑞回头一看,说你这个钓竿在这里是不能用的,收起来收起来,用船上的钓竿吧,后来我才知道,钓鱼船上已经为钓客准备了所有的钓鱼器具,从鱼竿到鱼钩到鱼饵,你只要空身去一个人就得了。
      现在,船尾左右两根钓竿都已经到位,插到了各自的插竿孔里面,这样可以让两个钓客同时操作,剩下来的事情,就是等鱼上钩了。我钓鱼的习惯,是喜欢使用纺车型卷线器,而且习惯使用左手轮,现在要使用的是我很陌生的飞蝇轮,而且又是右手轮,心想这是老革命碰到新问题,现在除了尽快地进入情况,看来别无他法了。



老卡尔的波利尼西亚式敬礼。

       我和老卡尔分别坐在左右两个椅子上,聚精会神地盯着杆梢看,也就是那么十几分钟的事情,右面那根钓竿突然向前猛冲,杆梢剧烈地抖动,中鱼了!老卡尔上前两步,抓起钓竿往身后猛收两次,杆梢更夸张地弯下去,同时泄力器兹兹地响了起来。在开船去钓场的中间,我和老卡尔说起,我从来就没有钓过三文鱼,一点经验都没有,老卡尔说没有问题不要担心,我会教你的。看看那条鱼已经把钩子咬实了,老卡尔招手说李,你来试一下。接过杆子,手里一掂就知道了,这条鱼没有个十磅,八磅总会有的,左手握住钓竿,已经很不习惯了,右手别别扭扭地摇着飞蝇轮,那样子一定丑陋得像个没经市面的菜鸟。刚摇了几把,那鱼就开始反击了,随着一长串的兹兹声,飞蝇轮开始逆转泄力,老卡尔乐得哈哈大笑,嘴里模仿着泄力的声音:滋滋滋,滋滋滋,我想试试看那条鱼究竟有多大的拽力,就用手去捏摇手柄,想要强力阻止泄力,吓得老卡尔连声大叫:哎呀别碰别碰,让它走让它走,你这样做手指都会被打断的!赶忙接过钓竿做给我看,说你如果一定想要阻止泄力,只能用掌心摩挲住飞蝇轮的边缘,喏,这样这样,但是千万不要突然将手放开,否则非乱线不可。说话间泄力声停止了,我接过钓竿,老老实实的往腹部一顶,右手接上去继续收线,感觉上那鱼已经没了后劲,挣扎的力度也大不如前,我深吸几口气,按部就班地做起规范的弓鱼动作,让他们看看本人也不是初出茅庐的菜鸟:摇手轮—停手轮—后仰起杆—快速垂杆—再摇手轮—停手轮再次后仰起杆—快速垂杆再摇手轮,几套规范动作做过,突然觉得动作开始顺溜起来,看来右手轮也不是想象中那么难以使用,只是左手天生的比较乏力,要把鱼从130英尺深的海底拉出来,左手肱两头肌的力量真的不够,只能右手上去帮忙,掌心托着鱼竿一起往上抬竿,几经努力,突然在海面上看到了勺形亮片,那意味着鱼已经到了水面下一米的地方,顿时豪情大发,抓住飞蝇轮一阵猛摇,盖瑞端着抄网猛一俯身,抄起网往甲板上一倒,顿时就有条鱼在甲板上乱蹦乱跳。吔!成功!开心得和老卡尔击掌相庆,盖瑞手里突然亮出一根棒子,照准了鱼头啪啪啪连击三下,那可怜的家伙这下动不了啦。“是条科霍(COHO)”老卡尔一把将它提起来掂量了一下“大概7磅半左右,不算大,但已经到了法定尺寸,可以拿了。”鱼大不大不是问题,问题是这是我一生中的第一条三文鱼,值得大书特书,于是很烧包地双手端着,由老卡尔给我拍了照片。盖瑞从座椅下抽出一个塑料周转箱,将鱼丢了进去。



我的平生第一条三文鱼,不烧包一下对不起自己。

      继续拖钓, 20分钟后,又有一根鱼竿猛烈地抽动起来,老卡尔用和他的年龄不相称的敏捷,一把操过鱼竿,猛抽一下,想不到杆梢一下子就被抽到水里,接着一连串滋滋滋泄力声,持续了足有一分多钟,这条大了。老卡尔开心得嘴里也发着滋滋滋的声音,转过头来对我说:“看到没有?不要去管它鱼大鱼小,刚上钩的时候,它有的是力气,你不要去跟它对抗,放它走,它滋滋滋,你就让它滋滋滋,你只要稳稳拿住鱼竿什么动作都不要做,等它滋不动了,你就收线,它要再滋,你就再放,好,现在可以收线了。”老卡尔岔开两条长腿,稳稳地站定,一鼓作气地开始收线,一口气快速地摇了足有一分多钟的手轮,简直就不给鱼有任何的喘息机会。后来我自己就试过模仿这个动作,你不要小看这猛摇一分钟手轮,那可是个力气活,摇到30秒钟后,你肩胛后面的肌肉开始酸痛,这种酸痛慢慢地弥散开来,这块肌肉会变得痉挛,你的动作就开始变形,手转圈的动作就不连贯了,也转不圆了,再后来你就会觉得这条手臂已经不是你的,它不再听你使唤,最后你铁定是大口喘气,停下手叫道妈呀,我摇不动了!可这个老家伙硬是一口气干到底,叫人惊叹真个是功力非凡呀!突然间,有条巨大的鱼从水里跃出,一连串在水面上做了五个后空翻转体360度的高难动作,看得人眼花缭乱。老卡尔叫道:“又是一条COHO,我打赌这条有30磅!”原来三文鱼也会做跳跃洗腮,我一直以为这是鲈鱼才有的专利动作,今天开眼了!真是条大鱼,盖瑞用网去抄它的时候分外小心,即便是那个抄网那么结实,还是竖直了慢慢往上提,生怕那鱼一个跳动,网柄就要“咔嚓”了。



老卡尔和他的滋滋滋。

      盖瑞用棒子一连打了五下,才制服了这个怪物,我一直以为,像这么大的鱼,要吞食一磅重的鱼那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是我们所使用的拟饵,那种日本制造的HOOCHIE才两寸都不到,它居然也就吃了,这事情有点古怪,有机会我得搞个明白。老卡尔先是估计说这条COHO有35磅,后来改口说37磅只多不少,最后我们回到营地过称,38磅,这老家伙真有眼力。老卡尔双手捧着那条鱼,我给他拍照,瞧他那个嘚瑟的样子,羡慕妒忌恨啊,恨不得立时冲上去掐他的脖子,我叫你嘚瑟!想到我刚才那条才7磅,居然也用双手托起来拍照,羞愧得真是无地自容。盖瑞抽出另外一个周转箱把鱼放进去,各放各的,鱼获不能混淆。



老卡尔的38磅重的猎物。


这么大条鱼,不烧包一下不行!

     今天看来有点苗头,钓组入水没多久,又一根鱼竿剧烈抽动起来,这下轮到我了,不由分说上去就是一个抬竿动作,学着老卡尔那样用力地连拽两次,手里感觉这条比我前一条要大,刚一拽它,它就拉响了泄力,这下我学乖了,不去跟它硬拼,只是笃笃定定地将竿把靠在腹部上,以逸待劳地让它去乱冲乱撞,它稍作喘气我就快速收线,它再次反击我就任由它走线,老卡尔看得哈哈大笑,说:李,你学得很快啊,待到杆梢上再也没有像样的大动作,我开始横下钓竿,快速收线了。那鱼余力犹在,把钓线从船的左侧一直拉到船尾,但最终还是被我拉了回来,鱼大张着嘴巴身体刚横出水面,老卡尔就叫了起来:啊哈,是 KING SALMON(帝皇鲑鱼)!等到把鱼抄上船来,被盖瑞几棍子打得安静下来,仔细看看我的战利品,觉得和前一条 COHO 并没有什么大区别,那老卡尔是怎样看出来这是另一个品种的三文鱼呢?老卡尔说看嘴里,别的三文鱼只有在嘴边长了一圈牙齿,但是 KING SALMON 在上颚里面还有一圈牙齿,我上去掰开鱼嘴一看,果真如此,老家伙厉害啊。盖瑞把鱼丢进我的鱼箱里,打开水龙冲去船底下的血迹,我兴奋得手有点微微发抖,我已经钓到两个品种的鲑鱼了!盖瑞叫我把钓鱼执照拿出来,说 KING SALMON 是珍贵的鲑鱼品种,一人一天只能钓一条,而且钓到的时候要在钓鱼执照上登记,我说那么如果我钓到第二条或者第三条,可不可以拍个照再放下海去呢?盖瑞说拍照可以,但是一定要在水里拍,拍完了在水里解钩放鱼,拿上来不行,出过水再放回去会死掉。
       刚钓得有点意思,接下来却是长时间的静默,西线无战事,正好可以用来和老卡尔聊天。老卡尔告诉我,钓鱼营地里有许多规矩,比如说我们的鱼获,回到营地后,导游会替我们杀鱼和剖鱼,片下鱼肉后会替我们登记好冰冻起来,这些无需我们自己动手,离开营地的时候,每个钓客可以带走80磅的鱼肉,但是每磅要支付一块4加币,如果整个钓程鱼获很多,那超出80磅的鱼每磅要支付两元四加币,只要付钱,带走200磅甚至更多些也没有什么问题。我说我们中国人跟你们老外不一样,对三文鱼兴趣并不大,不想要那么多三文鱼,我们只对大比目鱼,鳕鱼和石斑鱼有浓厚的兴趣,老卡尔说那就好办了,往后去你要是钓到三文鱼,配额就算到我的头上。我说你要那么多三文鱼干什么?你一家子吃得掉吗?老卡尔说没办法,朋友太多,每次回去总觉得不够分的,原来他差不多每年的钓季都会来温哥华岛钓三文鱼。我心中暗爽,这样我就可以对三文鱼大开杀戒而无须花去不必要的钱了。老卡尔说跟你商量个事儿,年纪大了,精神不济,想中午回营地吃午饭后小睡一下,只是怕影响了你的钓鱼。我说没事啊,我也62岁了,连钓一个整天恐怕也吃不消,这样大家都方便嘛。
      又泡下去一个小时,虽然探鱼器上不时有鱼出现,但就是不咬钩,盖瑞就把船开到一个离岸不远的地方,这里水深在80英尺,钓组一下水,咬口就来了,老卡尔起杆三次,脱钩两次,仅得了COHO一条,我起杆两次,连获COHO两条,第一次钓三文鱼的菜鸟,竟然钓得比老卡尔好,没办法,谁让咱有那个狗屎运呢?看看表,已经11点半了,回营地吧,下午再来钓过。突然想到:怪了,风浪这么大,我竟然没有晕船,真是菩萨保佑。



我一个上午的鱼获。


我钓到的小鱼,最上面那条是帝皇鲑鱼,下面三条都是 COHO。

    回到营地,老卡尔回房间去休息,我就站在剖鱼台边看盖瑞剖鱼,这么大条的鱼,也就是马马虎虎地片下两侧的鱼肉,鱼头鱼骨和鱼内脏统统丢进垃圾桶了,鱼骨上还有许多没片干净的鱼肉,真是浪费呀,这么大个鱼头,做一锅砂锅鱼头都够啦,看着真叫人心疼。我拿起鱼内脏,用刀解剖开来一看,原来它吃了一肚子的小鱼,那种小鱼细细长长,最大不超过两寸,像根细面条一样,而它的英文名字就叫做 NOODLE FISH(面条鱼),原来这么大的鲑鱼是靠吃小鱼为生的,怪不得我们用的拟饵才这么一点大。



钓鲑鱼的专用拟饵 HOOCHIE.

       下午的战况和上午差不多,我和老卡尔一共钓到7条三文鱼,六条都是 COHO,其中夹杂了一条 PINK SALMON(粉红鲑鱼),都在8磅至15磅之间,全都归了老卡尔。COHO 三文鱼是一种最常见的三文鱼,数量也最多,所以虽然配额是一天限钓四条,但是就是钓个七八条,导游船长看到了也眼开眼闭,虽然他们被政府授权监督钓客遵守钓鱼法规。而粉红鲑鱼是最不受欢迎的三文鱼种,照老卡尔的说法,这种鲑鱼死后三个小时,肉就变得稀松,用一个手指就可以戳进去,连老外都不喜欢,肉质的松垮可想而知了。盖瑞把它留下,说带回去切了,下次可以当鱼饵用。 钓鲑鱼是一件体力活,把它们从100到200英尺的深水里拉出来,真不是件容易事。其他种类的深水鱼,比如说石斑鱼,刚上钩的时候挣扎力度生猛,但是只要挺过那最吃力的前五分钟,接下来越往上拉越省力,到了海面上,因为海水压力小了,它们会眼球突出,甚至将内脏都从嘴里吐出来,简直就像条死鱼一样,唯独这个三文鱼,从深水中钩开始,直到拉出水面,挣扎力度无穷无尽,最后还有力气在水面上表演跳跃洗腮,每条鱼被抄进船舱时,你都会觉得如释重负,当天晚上吃晚餐的时候,我的双手端一个汤盆都抖得像筛糠一样,那是因为用力过度的原因,这使我很担忧,这种情况明天还怎么个钓鱼法?幸好睡了一个晚上,体力得以恢复,这下才知道,钓三文鱼非得有个好身架不可。
       我觉得我们的那个导游兼船长盖瑞有点不讨人喜欢,有点古怪,脸臭臭的,也不大爱跟客人讲话,这一整天的我就是在跟老卡尔聊天说话,我突然间想到,原来老卡尔也不愿意跟他多说,一整天下来除了“业务上”的对话,两个基本上处在互不搭理状态,这就有点反常了。晚上我去老卡尔的房间串门,就问起老卡尔这个事情,老卡尔说“哦,你也看出来了,这些年来我到过温哥华岛的很多 LODGE 钓过鱼,这样的导游还是第一次碰到。按说当导游的,对客人那都是百依百顺,生怕得罪了客人,他倒好,什么事情都要他说了算,我想要钓 HALIBUT(大比目鱼),请他安排一次 BOTTOM FISHING (海底钓),他推三托四,就是不干,你看我来了两天了,一条HALIBUT和ROCKFISH(石斑鱼)都没有钓过。”我听了觉得很奇怪,问为什么会这样?老卡尔说:“你不知道,这儿的船长和钓鱼船并不是属于 RODGES 先生所有,他们只是带船入伙,所有的装备都是自己准备的,海底钓因为贴着海底,经常会挂底,装备的损失会比较大,所以盖瑞不想干,只希望我钓三文鱼。”我说那这种情况你应当跟 RODGES先生说啊,老卡尔摇头说:“我跟RODGES先生也算老相识了,不好意思讲,再说了明天下午我就要离开营地回西雅图去,算了算了,钓钓三文鱼也不错。”我想糟了,我的主要目标是冲着大比目鱼,鳕鱼和石斑来的,碰到这么一个导游就有点麻烦了。我说卡尔先生你不要生气,明天我来想法跟他沟通。



脸臭臭的导游盖瑞在做钓后服务。

      营地的晚餐很丰富,两个沙拉,三个主菜外加两个汤,还有两种饭后甜食,另外还有红白两种葡萄酒可供选择。主菜有一个是牛排,煎得生生的,餐刀一划上去血水直淌,老外们吃得有滋有味,可是中国人的胃就对付不了,我只把靠边上煎得比较熟的割下来吃了,中间那一块,用餐巾纸包了贼头贼脑地丢进了垃圾桶。
   
         
      


咸水鱼 发表于 2014-1-28 14:13:51

千万别笑,千万别笑,你死什么地方去了?

船-长 发表于 2014-1-28 14:48:08

卡尔是个可爱的老头

左老k 发表于 2014-1-28 15:49:11

看样子在深水玩海钓还得有个好身板,嘿嘿,我不行。

青锋 发表于 2014-1-28 16:28:33

长篇巨制,看着过瘾。。。

渔神 发表于 2014-1-28 16:45:17

脍炙人口大大餐得慢慢品.......情不自禁大呼:过瘾!

清风岛主 发表于 2014-1-28 17:28:40

恭喜今天的首获。期待明天的沟通。

渔神 发表于 2014-1-28 18:32:48

看这张PP李兄年轻了许多,气色非常好。

独行客 发表于 2014-1-28 20:55:12

海钓有无限的诱惑啊!羡慕!

靖郭 发表于 2014-1-28 21:59:14

脍炙人口大大餐

渔鹰 发表于 2014-1-28 23:17:39

哈哈哈哈,跟着咸水鱼版主钓了一回三文鱼,过瘾。:P

00199 发表于 2014-1-29 09:00:00

玩得快乐,玩得开心!

无口 发表于 2014-1-29 14:05:47

瘦点要被拖下水:lol

痴迷野钓 发表于 2014-1-29 15:46:34

干的漂亮!!

渔神 发表于 2014-1-29 19:48:20

非常羡慕,除了物质的准备,经济的支持,体能,技能,还得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wong_hha 发表于 2014-1-30 09:44:33

谢谢分享!!!!

北华 发表于 2014-1-31 10:30:19

多发几集,慢慢享受。

梅花三弄 发表于 2014-2-4 08:37:38

KING SALMON 是珍贵的鲑鱼品种,一人一天只能钓一条,而且钓到的时候要在钓鱼执照上登记,、、、、、、、

加拿大管理得还不错吧。

灰常过瘾呀,看得。:loveliness:

青锋 发表于 2014-2-4 22:05:38

李兄烧包的样子挺好看的。。。{:57:}

艳钓 发表于 2014-2-7 15:09:02

给力,谢谢分享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一个人的北伐 (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