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水鱼 发表于 2014-1-30 13:37:24

一个人的北伐 (之四)

                                                       八月22日 我的第一条大比目鱼  


          今天比昨天更冷,去吃早餐的时候,我把所有能穿上的衣服都套上了,还是有点抖抖索索的。临出发前,老卡尔还是用个小冰桶,放上冰块,往里丢了几罐可乐,搞不懂这老外的胃是什么东西做的?厨房的厨师长特蕾茜问我,你不要带点什么饮料吗?我说哎呀受不了受不了,这么冷的天气你们还能够喝冰镇饮料?有没有什么热的饮料比如可可什么的,给我来一点。特蕾茜说抱歉啊,可可真没有,红茶行不?我说也可以,她就找了一个小的保暖桶,往里放了两包立顿红茶,加上几勺糖,冲进开水,还想给我放牛奶,我赶忙拦住,千万不能放牛奶,这外国的牛奶我一喝就拉肚子。



我的加拿大同行,印度厨师西卢和厨师长特蕾茜。

         半个小时后我们到了钓场,果不其然,那个盖瑞又在鼓捣钓三文鱼的装备了,我现在冷得说话都不顺溜,待会儿再跟他交涉。今天情况有点古怪,拖了一个多小时,竟然没有一条三文鱼咬钩,于是盖瑞就发动了引擎,另找钓场。新找的钓场果然不错,钓组下水没多久,一根钓竿就被拉得滋滋滋直叫,老卡尔说这条看来大了,李,你先来!我一把抄起钓竿,往上一抬,就知道运气来了,因为根本就抬不动它,简直就像挂底了一样,随着一连串滋滋滋的尖叫声,杆梢被重重地拉进水里。我对自己说,别紧张沉住气,照老卡尔的既定方针办。于是敌进我退,敌退我进,跟水下的鱼打了二十几个回合,泄力声越来越短,间隙也越来越大,看样子那条鱼也累够呛了,这才开始发力收线,这一收线不打紧,可那根钓竿弯得就像要断下来一样,不由得我抬了头心惊胆颤地去看那钓竿,老卡尔说没事,我替你看着呢。收着收着,突然在水面上看到亮片了,紧接着一个长长的鱼背脊冒出了水面,天哪,这条太大了!我心想这么大的鱼它怎么就不洗腮呢?刚一想到洗腮,哗地一声那条鱼就从水里直蹦起来,它不是洗腮,而是像我们小时候用碎瓦片打水漂一样,贴着水面一路往前飞快地跃起又落下,落下又跃起,那动作既迅速又华丽,说不尽的优雅,真是王者之风啊,它一连在水面上跳跃了十几下,突然静止下来不动了,可怜的鱼,它已经耗尽了最后一点力气,做完了最后的抗争,维护了它最后的尊严,现在它不想再动听天由命了。很轻松地把鱼抄上船来,老卡尔一看就说,30磅只多不少,我在旁边只顾了傻笑,这才发现,这么冷的天气,竟然出汗了。接下来老卡尔也钓到一条大的,今天的三文鱼都要比昨天的大。



这条大了!给我顶住!


巨大的鱼和巨大的抄网。


盖瑞在给我的鱼解钩。


33磅的COCHO三文鱼。

          太阳已经升得很高了,气温也升了上去,大鱼也钓到了,心情很不错。我就跟盖瑞说话,我说盖瑞啊,你看我们都是从那么大老远的地方过来钓鱼,来一趟不容易,多亏了你的帮助,我们都钓到三文鱼了,真是谢谢你啊,不过你看我们到现在还没有钓过 BOTTOM FISHING,卡尔先生今天下午就要走了,你看是不是给我们安排钓一下HALIBUT和ROCKFISH? 那家伙被我这么一哄,一下子倒也想不出来什么理由来推脱,说是这片海域的大比目鱼都很小,小得就像乒乓球板一样,我说小没关系啊,它总是比目鱼嘛,管它是大是小,我们总得钓它一条你说是吧?盖瑞被我逼得没有办法,只好去船舱里面翻找钓大比目鱼的装备。
          原来钓大比目鱼的装备是很巨型的天平,这种天平钓法在日本和韩国很流行,我是一次都没有尝试过,看看上面挂的那个大型铅垂,估计上去就有半公斤重,真令人吃惊不小。大比目鱼分布在世界的北方水域,阿拉斯加,加拿大,俄国的鄂霍茨克海和格陵兰岛都有分布,以阿拉斯加出产的最为大型,据说在那里最大的大比目鱼将近有一吨重,真是不敢想象。我的师傅苏厚民以前跟我臭盖,说是在阿拉斯加人家钓到大比目鱼到最后根本拿不上来,你猜怎么样,人家是用步枪把它打死才可以用搭钩去拉上来的,我就问盖瑞,有没有这种事,盖瑞说是真的,不过这种事情也只有他们美国佬才做得出来。盖瑞做了两个钓组,一个用冰冻鯷鱼做饵,另一个用昨天钓到的粉红鲑鱼肉做饵,放到海底后慢慢地由船拖着走,钓法跟钓三文鱼差不多,区别只在于深度。



钓大比目鱼的巨型天平。

         拖了20几分钟,两个钓组就在海底被挂掉了,盖瑞嘴里嘟嘟囔囔的,好像很心疼的样子,一边换装新的钓组,一边说如果再挂底,就没法再钓了之类的话,我不知道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别的导游身上会怎么样,一时倒也做声不得,但因为怕挂底,就不让客人钓大比目鱼,这种说法好像也讲不过去吧。终于有一根杆子在动了,老卡尔也不跟我客气了,抄起来就开始收线,收得很轻松,光看杆梢在抖动,但泄力一次都没有拉开来,不知道是什么鱼,假如是比目鱼,大概真的像乒乓板那么大了,收上来一看,是条一公斤多的CANARY ROCKFISH,石斑鱼的一种,好像长不大,后来我钓到的没有超过六磅重的。五分钟后杆梢再动,由我抄竿,钓上来的也是同样的鱼,同样大小,20分钟后老卡尔接手,起杆又来一条这种鱼,怎么回事,难道这片海域就这么一种鱼吗?杆梢又在往海面鞠躬作揖了,我提起钓竿往上一抬,觉得有戏了,挺沉重,而且拉拽的动作是一下一下很分明,不抖动,只是拽,跟三文鱼完全不同,泄力被拉开来三次,不算多,看来这条鱼也不会很大,但是拉到水面上一看,哇呀!我的眼珠都要掉下来了,竟然是条大比目鱼,盖瑞一网把它操上来,端详了一下,说有16磅,合格可以拿了。盖瑞拿了笔,在我的钓鱼执照上填写记录,这下老卡尔就有点兴奋起来,说下一杆看我的,怎么的也要再干一条比目鱼上来,好不容易等到杆梢动了,老卡尔上去一起竿,我一看杆梢的反映,一拽一拽的动作挺干脆,拉起来死沉,心里一激灵,好像是比目鱼了,我脱口而出说卡尔,是比目鱼!卡尔说我知道,肯定是!于是来了精神,又使出了他的手轮神功,一口气收到水面上,先看到漆黑的背脊,果然是条比目鱼,可是不对呀,比目鱼怎么会有一条长长的尾巴?盖瑞在一旁讪笑,说哪里是什么比目鱼,分明是条魟鱼嘛,待抄上来一看,还真是条魟鱼,那漆黑的背脊跟大比目鱼长得太像了,尼玛一场空欢喜。看老卡尔那个失望的样子,我说卡尔,下一杆还是由你来,NO NEWS IS GOOD NEWS(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可是拖着拖着钓组又挂底了。盖瑞说算了算了,不能再钓比目鱼了,我的天平都用完了,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气得老卡尔直翻白眼,但又无可奈何。我说卡尔,没关系的,这条比目鱼你拿走,我反正还有两天半的机会,老卡尔说不行不行,这不合规矩,再说已经登记在你的记录上了,我不能拿,明年再来钓吧。换了装备,继续钓三文鱼,一人又上了一条,可是说心里话,我对三文鱼现在已经完全没有了兴趣,钓得太多了,一开始的狂喜已经渐渐隐去,兴奋点现在已经转到大比目鱼身上。11点,我们就准备返航了,老卡尔说来接他的水上飞机一点钟就要到达,得早点回去做撤退的准备工作。



CANARY ROCKFISH.


CANARY ROCKFISH 出水。


我的第一条大比目鱼。


魟鱼,背上的颜色真像大比目鱼。


魟鱼的腹面,看上去很像一张讪笑的人脸。

          吃了午饭,老卡尔收拾了行李,又去冷库里把鱼给提出来,称重177磅,分装在六个大塑胶袋里,陪着他在码头上说了一阵话,就听到天边传来飞机引擎的声音,要不了多久,一架黄色的水上飞机稳稳地落到水道里,慢慢地向码头滑行过来,我一看这水上飞机的座舱这么小,比一辆轿车的车厢都要小,很担心老卡尔那么多行李和鱼怎么装得进去。飞机师只有一个人,手脚麻利地替老卡尔把行李装进座舱,然后打开飞机下两个浮筒的盖子,一边三袋把鱼放了进去,原来这样也可以。和老卡尔拥抱,互相拍着肩膀,说了一些保持联系自己保重之类的话,等老卡尔一坐进座舱,飞机就滑行着离开了码头,在水道里慢慢加速,浮筒拉出两道分开的水波,突然间机头一抬,飞机就腾空而起,绕着营地转了一圈,头也不回地向南飞去,慢慢在天边变成一个隐约的黄点,刚认识这么一个有趣的钓友,一下子就分手了,想到永远也不会再见到这个像小孩子一样的老家伙了,心中一阵怅然若失。



老卡尔要走了,背对镜头穿红衣的是 RODGES 先生。

          下午出发的时候,船上来了两个新客人,是父子两个加拿大人,这样一来钓鱼船就超载了,这有点不合规矩了。这两个加拿大人都是喜欢钓三文鱼,所以盖瑞理所当然就去准备钓三文鱼的装备,看来今天下午钓底的希望又渺茫了。我心里暗想,今天下午我一定会再次提出底钓的要求,如果这个盖瑞再次拒绝,今天晚上我肯定会去找 RODGES先生交涉,要求换船换导游,我这么大老远的跑来一趟我容易吗?我花了钱就是买服务的,如果服务不到位,我就有维护自己权益的权力,所以看我文章的诸君切记了,如果你们今后有机会出国去旅游也好,钓鱼也好,第一要老老实实地按照人家的规章制度办,规规矩矩地遵守人家国家的法律法规,温文尔雅不卑不亢,不要给咱们中国人丢脸,但是一旦你的正当权益受到损害,也绝不要畏首畏尾,忍气吞声,该交涉的交涉,该抗争的抗争,有礼有节,这样人家倒反而看得起你。
         下午的钓况还是不错,加拿大父子两个各有三文鱼进账,我也偶尔上去钓几竿,钓到了,我就在水面上给放了,大部分时间就在边上看别人钓,和人家聊聊天,看到顺眼的风景拍几张照片。早上咖啡喝多了,那咖啡又是个利尿的东西,免不了要方便,顺便也聊聊这个上不得台面的话题。一般而言,钓鱼船都很小,基本上都不带厕所,所以你要是内急起来,就有点尴尬了,最要命的是如果要上大号,唯一的办法就是全船收杆,大家陪你一起返回营地,想想看那么一船的人陪着你回家拉巴巴,这是多么失礼而尴尬的事情,所以我的做法是吃完早餐后立刻上洗手间,努力清空内存,不要给自己和别人带来麻烦。但是上小号那是免不了的事情,在船上那么小的空间里,礼仪只能让步给现实了,船上都会准备一个小小的塑胶桶子,当你需要的时候,拿了桶子,对左右说声 SORRY,背过身去,解在桶子里,然后就近倒入海中,顺手接海水将桶子冲洗干净,大家都是这么做,正常得很。但是我突然想到船上如果有女钓手,那怎么办?盖瑞说都一样啊,船再小,都会有个下舱休息室,女钓手就拿了那个桶子,关了门作业,哎呀那真是个高难度动作,桶子那么小,船又在海面上颠簸起伏,可以想见,大尴尬的事情时有发生,不过为了钓鱼,那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虽然老外是最讲究私人空间的,到了这种时候,也就顾不上了。
         看看那父子两个钓得差不多了,就跟盖瑞说起钓底的事情,盖瑞说难办啊,你看人家正钓在兴头上,怎么能打断人家,明天吧,明天如果他们两个也想钓底,我们再商量着办。加拿大父子听到我和盖瑞的对话,也无动于衷,看来也是两个三文鱼爱好者,对钓底没有什么兴趣,看来这事情非找 RODGES先生不可了。
         晚上吃了晚餐,我去了 RODGES先生的办公室,RODGES太太说她老公今天感冒,早早就睡下了,而明天一大早急急忙忙的,肯定是没有时间和他谈,只有等中午回来的时候再说了,看来明天一个上午又要陪太子读书了。
          今天最好的消息是,我竟然又没有晕船,看来这个晕船药不吃也可以了。



钓场风景之一。


钓鱼船和云雾缭绕的背景。






左老k 发表于 2014-1-30 14:04:50

老李呀,我看了一下地图,你钓鱼的地域纬度很高的哟,几乎相当于我国的东北,再加上是海边,不冷才怪。

清风岛主 发表于 2014-1-30 17:38:44

在此向咸水鱼先生送上新春的祝福!幸福安康,吉祥如意。

池水莲 发表于 2014-1-30 19:52:18

好有乐趣的异国垂钓,太幸福了!

船-长 发表于 2014-1-30 22:25:14

新年快乐!

渔神 发表于 2014-1-30 22:36:53

年夜发的大餐上来了,美美的来品味吧,这等大餐会享受一生!

青锋 发表于 2014-1-31 13:57:08

李兄幸福也,自带厨师长不错,比过年还幸福。。。{:151:}

渔神 发表于 2014-1-31 14:55:15



这东西我原来吃过,有时嘴发麻不知道是啥原因。

渔神 发表于 2014-1-31 14:58:41

李兄如愿以偿,大比目鱼进账。

渔鹰 发表于 2014-1-31 17:56:50



夏天去这样的地方玩海钓就更爽了。

渔神 发表于 2014-1-31 18:20:09

渔神 发表于 2014-1-31 14:58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李兄如愿以偿,大比目鱼进账。

现在开饭正在吃这东西,这比目鱼红烧清蒸都很好,刺少肉多,非常的香呀。

北华 发表于 2014-1-31 20:56:47

和春晚一起享受的饕餮盛宴。

咸水鱼 发表于 2014-2-3 13:42:23

北华 发表于 2014-1-31 20:56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和春晚一起享受的饕餮盛宴。

感谢北华老师全程为我捧场,在所有的钓鱼网站中,我最敬仰的就是北华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能够看到老师的大作。

梅花三弄 发表于 2014-2-6 06:33:58

慢慢享受、、、、、、、超市里卖的“桂花鱼”有点像剁了头的比目鱼,软骨的、、、、、、、:P

四海逍遥 发表于 2014-2-11 10:18:26

给力,谢谢分享

渔乐界人士 发表于 2014-2-11 15:19:45

左老k 发表于 2014-1-30 14:04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老李呀,我看了一下地图,你钓鱼的地域纬度很高的哟,几乎相当于我国的东北,再加上是海边,不冷才怪。

还是您细心

钓鱼学徒 发表于 2014-2-14 12:30:27

期待交涉结果

四海逍遥 发表于 2014-2-14 17:24:13

过瘾,谢谢分享!

痴迷野钓 发表于 2014-2-19 19:39:17

环境真好, 海水真是干净!!!

jvapt 发表于 2014-2-22 21:13:26

真的谢谢了!











static/image/common/sigline.gif
不锈钢椭圆封头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一个人的北伐 (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