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水鱼 发表于 2015-2-15 19:09:09

独钓五千里【之二】

本帖最后由 咸水鱼 于 2015-2-15 19:16 编辑

(二)七月16日---七月20日     玛格德蕾娜湾(bahia Magdalena)     ——从 拉巴斯 去  圣。卡洛斯

圣。布多 和圣。卡洛斯 在下加州地图上的位置。

         到了拉巴斯,一出机场先去租车,在这个荒凉的半岛上,很难想象没有车怎么行动。        在租车公司,我碰到了第一个难题,虽然我已经在网上预约租了车,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的墨西哥信用卡就是和维萨公司联络不上,租车公司的职员在机器上划了六次卡,全都无效,对方双手一摊,表示爱莫能助,情急之下忽然想到我还带了一张国内的信用金卡,拿出来一划,竟然很顺利的就划进去了,租车的费用并不算太高,可是保险贵到离谱,竟然是租车费用的四倍,这钱还非花不可,在墨西哥,买个好保险是相当必要的,墨西哥法律是在拿破仑法典的基础上构建的——先假定你有罪逮捕你直到被证明无辜,如果出了意外,可能会被关进监狱直到过失被否认,即使罪名否认了,你还拿不到任何赔偿,他们老墨就是这样执法的,你不服气还不行。

雪佛莱小车,租用小车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车是一辆美国制造的雪佛兰普通小车,渔具包,50立升的装满钓鱼装备的冷藏箱,装有衣物和生活用品的手提箱,所有的装备和行李正好塞满所有的车内空间,觉得还不错,去年去加拿大温哥华岛钓鱼也是租了一辆小车,足够胜任了,于是在不知不觉中,我犯下了在下加州钓鱼的第一个大错误。        第二天一早,我就驾车出发了,第一个目标是300公里外的玛格德蕾娜湾(bahia magdalena),这名字怪好听的。

空旷的一号高速公路,两边都是沙漠和荒原。

能在这里生活的,都是生命中的强者。仙人掌和沙棘类的植物。

        我预先在地图上做过功课,玛格德蕾娜湾边上有两个小村镇,一个叫做圣。卡洛斯港(san carlos),另一个叫做圣。布多(san buto),这里是整个下加州最南面能看到灰鲸的地方,虽然现在早已过了观鲸的季节,心想碰碰运气看,或许还能看到一两条。按照地图的指引,先驱车前往圣。布多。一面开车我一面在心里好笑,这鬼地方怎么会是这么个怪名字?在西班牙语里,布多意思是男妓,是骂人话,怎么被他们老墨想得出来用在地名上?名字取得鬼这路也鬼,就是一条沙路,没有人烟也没有路标,开得我提心吊胆,但终于开到了,一看,我的天,这哪里是什么村镇,东倒西歪杵着几十间破房子,不是烂铁皮就是化纤板盖的,比难民营好不了多少,而且看上去好像许久都没有人住过了,想找个人问问话,可半天都看不见一个大活人。沿着海边小心慢慢地开,却发现有一个水泥码头伸出到海里去,上面有三个人,好像是在钓鱼呢,赶忙停了车上去打招呼。那些人倒是挺热心,告诉我说这个圣。布多其实是没有居民的,我看到的那些破房子都是些临时工棚,在挖蛤蜊挖象拔蚌(这里居然也有象拔蚌?)和捕红龙虾的季节,才有人回到这里来临时居住发点横财。赶紧伸了头去看他们的钓获,清一色的细鳞魨,他们叫做古奇。我问这鱼能吃吗?老墨说好吃得很呢。我说这地方名字怎么这么怪?他们哈哈大笑,说这名字不是我们取的,他大爷的谁知道怎么回事!原来他们是住在圣。卡洛斯港的居民,离这里大概十公里路,到这里来是为了钓鱼。听说我就是来钓鱼的,就给我写了一个名字,叫做拉乌二世,说你去找这个人,他是 圣。卡洛斯当地有名的渔民,要钓鱼,找拉乌。

通往 圣。布多的荒凉沙路。

圣。布多 的荒弃码头,倒是个钓鱼的好去处。

        圣。卡洛斯也是个小地方,但好歹有几家旅馆和餐馆,能在旅游季节接待一些度假客。地方小,打听个把人不费吹灰之力,几乎立刻就找到了那个拉乌先生,瘦瘦小小的身材,被太阳晒得黧黑的脸,很典型的墨西哥渔民。这拉乌先生倒是蛮热心,帮我联系旅馆安顿住下,还带我去了当地的一家沙丁鱼厂,告诉我以后可以去那里买沙丁鱼做鱼饵,这家沙丁鱼厂其实是个沙丁鱼收购站,各条商业渔船捕捞的沙丁鱼和青花鱼在这里集中起来进行初步加工,然后再送去罐头厂生产沙丁鱼罐头。接下来拉乌又带我去了制冰厂,这点很重要,这么炎热的天气,没有冰,渔获和鱼饵都难以保存,顺便说一下,当地的最高气温在43摄氏度,中午简直不敢出门,只好呆在旅馆里叹冷气。马不停蹄拉乌先生又带着我去认识了当地几个可以钓鱼的地点,原来本地也有一个水泥码头,但几乎不用于停靠船只,基本上让市民休闲吹海风消遣,每次经过都可以看到钓鱼人。另一个奇特的地方是离城三公里外一条通海的河道,上面有座大铁桥,拉乌说在桥下面可以用路亚钓到狼鲈,红鲷和海鳟鱼,只不过尺寸没有海里的大,比了一个手势给我看,差不多有四十公分,满不错啦,有个一公斤到一公斤半左右了。拉乌说这两天他在修船,没有空带我去出海,这两天你就自己先玩着,等船修好了就带我出海去钓。他告诉我,其实圣.布多的那个水泥码头夜钓是不错的选择,运气好的时候可以钓到10公斤以上的大鱼,明后天他看看有没有时间,有时间的话他会陪我一起去。

拉乌。贡萨雷斯先生,圣。卡洛斯有名的钓鱼和潜水专家。

圣。卡洛斯镇入口处的地标性标志:灰鲸的巨大骨架。

沙丁鱼厂里待加工的沙丁鱼,众多海洋生物赖以生存的蛋白质来源。

                      初次开钓
        第二天早上(17日),我起了个早,先去制冰厂买来碎冰将 cooller 装满,再去沙丁鱼厂买了沙丁鱼和青花鱼两种鱼饵埋在冰里面,这就去了本地的水泥码头开钓,大概是太早了,码头上一个钓鱼人都没有,正合我意。小钩细线加软竿,几乎是一出手就钓上鱼来了。这种鱼墨西哥湾也有,西班牙语叫做卡布里尧,是石斑鱼的一种,长不大,最大也就四斤左右,但是非常美味。当天我钓到的清一色是这种鱼,重量在三两至半斤不等,轻轻易易钓了半冰格,带回来送给旅馆的老板娘,人家不好扫我面子,勉勉强强地收下了,后来拉乌告诉我,这么小的尺寸当地人懒得去吃它,都喂猫的。

圣。卡洛斯 的码头。

小型石斑鱼 卡布里尧。

轻轻易易就可以钓满一箱子。

陪我一起钓鱼的伙伴,每次钓到的鱼一出水,它们就跃跃欲试地想当着我的面拦路抢劫。
这家伙已经打劫成功,想要跟我玩一下拔河。

         傍晚的时候,带着路亚找到了通海河道的大铁桥,在桥下面轮换着用各种拟饵打了将近三个小时,直至天色将黑,除了错失过一个有点力度的追咬,一无所获。我也不怎么着急,反正来日方长,今天只是与鱼交手的第一天,情况还有点摸不清楚,慢慢熟悉起来吧。
        第三天早上(18日),特意起了个大早,六点半天刚蒙蒙亮,我就来到大铁桥下面,继续昨天的路亚之行。昨天晚上想了很久,根据我的观察和经验,这种通海的河口确实是钓鱼的好地方,这情况和我在维拉克鲁斯的私家钓场很类似,最好是用活饵探探路。但是当地买不到活虾,而且现在是在捕虾禁止期(要到九月上旬才开禁),我试着用手竿加细线小饵贴着桥墩下钩,想钓几条小鱼来做饵,想不到钓上来的都是半斤左右的石斑鱼,于是死了用活饵试钓的念头,还是继续用拟饵挑战。昨天试过了几乎所有的硬拟饵,所以今天改用软拟饵,软虫,softfish甚至胡须佬加亮片都试过了,这里的鱼好像铁了心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坚决没有一个咬口,甩得我自己都有点不耐烦了。期间有个当地人很有耐心地在边上观战,一看就看了近大半个小时,看样子也是个钓鱼神经病。他说你用的所有拟饵在这里都有效,不过这地方就是这么怪,有鱼的日子里你甩下去就来鱼,一天钓个几十条不是问题,没鱼的日子你甩到手断下来都没用。这话很符合拟饵钓的逻辑,天时地利气温水情季节鱼情,哪一个都能左右路亚的战绩,你就是琢磨一辈子,也很难把内中的奥妙琢磨清楚,像我这种路亚二把刀,基本上只是在撞大运,撞上了,喜出望外,撞不上,只能徒叹奈何,看样子昨天和今天都是撞不上的日子,没说的,二把刀你就撤兵吧。

我在 圣。卡洛斯住的旅馆。

旅馆的老板娘,虽然脸长得有点来者不善,其实人挺不错的。

墨西哥式午餐,用巧克力酱烹饪的鸡肉,佐以墨西哥玉米饼多尔蒂亚。

                     第一次夜钓
        满头大汗地回到旅馆,老板娘却告诉我一个好消息,她说上午拉乌先生来找过你了,让她给我捎个话,说今天晚上他有时间,带我去圣。布多的那个码头去夜钓,叫我准备好夜钓的装备,他晚上七点过后来找我。既然如此,我就下午不出门了,在旅馆里叹冷气睡大觉,养精蓄锐准备夜战。        七点刚过,拉乌就来了,这点让我非常满意,因为在墨西哥,要找一个能守时间,说话算话的人,简直比登天还要难,我在这里呆了14年了,被人放过无数次的鸽子,到后来我都很习惯了,这也算不上说老墨的坏话,事实上老墨对中国人也一直很纳闷,说这些黄皮肤的家伙干嘛要这么准时?晚个半小时两小时的会死人吗?中国人真是死心眼!        在半岛上,天黑得很晚,都过了八点多了,天还是亮晃晃的,正好让我有时间从容不迫地做夜钓的准备工作。昨天我也曾经想过今天晚上一个人来圣。布多 的码头夜钓,但是一想到单人匹马在这种漆黑夜晚,呆在这没有人烟的地方夜钓,勇气就泄了一大半。今天好啦,有个当地人陪着,那当然是神定气闲啦。        按照拉乌的指点,大钩粗线,一条七八两重的沙丁鱼一截两半做饵,乖乖这不是钓大物的钓组吗?拉乌说这地方晚上有大物出没,有红鲷和巨石斑,还有鲨鱼和鮸鱼,还说了几个西班牙语的名字,闹不清楚是什么东西,反正钓上了就知道了。        天完全黑了,钓组也都下到海里,接下来就是等待了,抽着烟和拉乌聊天,这一聊叫我吃惊不小,原来这个拉乌可以说很流利的英语,他可是个有来头的人物。他出生在墨西哥的索诺拉州,20几岁的时候就偷渡去了美国,在那里住了17年,还娶了个美籍的墨西哥女子做老婆,生了两个女儿,后来在美国犯了事儿被抓(他没说犯的是什么事儿,我当然也不会傻到去问他),一查还是个没有身份的非法移民,关了一年多,被判了个驱逐出境终身不得返回美国。他倒也不在乎,就回到墨西哥,在圣。卡洛斯娶了现在的太太,又生了三个孩子。他说他的职业虽然是渔民,可是打鱼只能算是他的副业,他的主业却是带人出海钓鱼,潜水,在一二月间带客人去看鲸鱼生小BB,而且他有很多固定客人,大多来自美国和加拿大,一到业务季节,忙得不可开交。我一听就有点急了,我说那么现在不是钓鱼季节吗?拉乌说你不要着急,对于大多数SPORT FISHING 的鱼种,比如 DORADO(鬼头刀),MARLIN(剑鱼和旗鱼),TUNA(金枪鱼)这些洄游性的鱼种来说,是太早了一点,但是对GROUPER(巨石斑),RED SNAPPER(红鲷)这些原住民鱼类来说,现在倒是正当其时,再说了,我们下加州半岛两岸可钓的鱼有近百种,你担什么心嘛,有你玩的。

拉乌先生的名片,他的业务涵盖了观鲸,潜水和钓鱼。

        正说着话,在头灯下看见一根杆梢猛地一下就弯了下去,抢上一步操起大力起竿,感觉就像挂底了一样。一般来说像这种码头在建造的时候,水底下都会留下许多大石块,所以挂底是在所难免的事情,拿竿在手先别急着收线,攥在手里先等个两三秒钟,如果除了重力感觉外,竿梢一动不动,那多数是真挂底了,但是假如除了重力感,还有抖动,哪怕这种抖动再轻微,说明有鱼!就在我端竿在手一秒钟,忽地一下竿梢又下去了一大截,那就是肯定有鱼了,再等个一秒钟,丝地一声就出线,这条鱼有点看头了!先不急着收线,让那鱼继续去和泄力器耗力气,觉得泄力器调得有点紧了,飞快地放松了半圈,于是咝咝声大作,让人兴奋不已。拉乌是见惯了大场面的人,很笃定地凑过来问了一声:“有多大?”“不好说,三公斤总会有吧。”感觉上这条鱼有点怪,拽力很大,但是并不像其它鱼那样往四处乱蹦,只是在原地打滚,和我对抗了很久,终于可以慢慢地往上收线了,等收到水面上探头一看,吓了一大跳,原来是条身上一节黑一节绿的海蛇,有我小臂那么粗,近一米半长,操到网里还不停地扭动,吓得我连连往后退,据说海蛇的毒性是陆蛇的四倍,要是给它来上一口,20分钟之内就要哽屁了。把头灯调到最亮,仔细再看,身上并没有鳞片,显然不是海蛇,是条不知名的鳗鱼,更奇怪的是这条鳗鱼一出水,身上的绿色迅即褪去,变成黑乎乎的,嘴里还发出唧唧的憋气声。谁都不敢上去退钩,只好拎直了子线,上去一刀剪断,拉乌翻过抄网,把鱼扔回海里去了。        两个人哈哈大笑,说是怎么这种鬼东西也钓上来了。我问拉乌,你们墨西哥人吃不吃鳗鱼的?他连连摇手,一脸的厌恶,说这东西怎么能吃的?他又反问我说你们中国人吃不吃这玩意儿?本来想跟他形容一下国内的海鳗和用海鳗制作的鳗鲞,看他脸上那个厌恶的表情,想想还是算了,中国人什么都吃的名声本来就不咋地,不要再给老墨添加说我们坏话的材料吧。       海底下一定有很多看不见的小鱼,经常是竿梢什么动静都没有,提上来一看鱼饵早就没了。就这么提上来放下去,一个多小时就耗掉了,也没有什么正儿八经的鱼咬钩,刚来的时候那些美好的憧憬慢慢变得有些不耐烦,心想不如把钓组丢得远一点,或许可以避开小鱼盗饵,于是用足腰力唰地一声将钓组打出一倍远的落点,看得拉乌一声喝彩。远投出去刚在往回收直线,猛地一下什么东西咬住了钩,重重地将杆梢拉了下去,力气之大,钓竿几乎要脱手而飞。我心里一声喝彩:这下总来个正经玩意了吧?等到一阵激战收到眼前一看,晦气呀,又是一条海鳗鱼,更大更粗,简直有我上臂的尺寸,这次就没有什么害怕了,直接抄上来丢到码头上,剪断了钓线,任凭它在地上翻滚耍泼,就不再去理它了,半小时后看看好像死了,不再动弹,拉乌这才飞起一脚把它踢回到海里去了。       我已经没了什么兴致,就说拉乌你来替我钓一会儿,我回车里去拿两罐饮料。等我拿了饮料慢悠悠地往回走,突然看到他起身抖竿,接着黑暗中就传来了很响亮的咝咝出线声。我说拉乌你好运气,又钓到一条鳗鱼啦。拉乌说绝对不是,来来你接着来!一攥到竿把,我看那杆梢的抖动和先前确实是不一样,一闷下去长久就起不来,稍有回拉,立即就是一个更凶猛的反扑,竿尖竟然四次入水,可见不是和先前同一种鱼。这一打就跟那鱼对打了近一刻钟,等到好不容易看到鱼,我就说拉乌麻烦把剪刀拿过来,剪线吧!这次不是鳗鱼,是条直径有80公分的鳐鱼,这种鱼尾巴上有条毒刺,刺到了会要人命,这么黑灯瞎火的,把它给搞上来那太危险了,就在水里把它给放了吧。        拉乌说这鳐鱼其实味道很好,当地人都很喜欢吃,你放掉它是对的,夜里搞这个不安全。算了算了,别钓了吧,早点回去,明天一大早我们出海去钓,我的船已经修好了,明天出海没问题了。

渔歌 发表于 2015-2-15 19:36:34

看不懂外文  看图一直在海边转悠

渔神 发表于 2015-2-15 20:37:41

老李的评书开讲啦,美文慢慢欣赏,期待下集。

清风岛主 发表于 2015-2-17 18:32:36

与拉乌钓的十分融洽,但心惊肉跳——属夜(艳)遇奇遇——呵呵,玩笑一下。

咸水鱼 发表于 2015-2-17 21:52:36

清风岛主 发表于 2015-2-17 18:3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与拉乌钓的十分融洽,但心惊肉跳——属夜(艳)遇奇遇——呵呵,玩笑一下。

祝岛主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左老k 发表于 2015-2-17 23:55:23

“最高气温在43摄氏度”
额的娘啊,吓死人了。

清风岛主 发表于 2015-2-18 08:36:17

咸水鱼 发表于 2015-2-17 21:52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祝岛主新年快乐,万事如意!

谢谢!祝阖家如意吉祥!

靖郭 发表于 2015-2-27 10:13:57

美文慢慢欣赏

池水莲 发表于 2015-2-27 21:57:01

看此美文美图太有意思了,欣赏佳作!

痴迷野钓 发表于 2015-3-2 21:06:43

钓海鱼还是给力的,小海鱼的力量都很大,拉的过瘾

青锋 发表于 2015-3-3 22:56:16

李兄这个系列真是太精彩了,前几天没时间细读,今天重读,除了心生羡慕妒嫉恨之外,还有跟着李兄的图文神游的感觉。谢谢奉献大作。。。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独钓五千里【之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