咸水鱼 发表于 2015-2-26 15:17:25

独钓五千里 【之四】

圣。维纳文图拉(san buenaventura)---穆雷盖(mulege)----圣。布鲁诺(san bruno)-----圣。卢卡斯(san lucas)-----桑塔。洛萨莉亚(santa rosalia)
圣。维纳文图拉,穆雷盖,圣。布鲁诺,圣。卢卡斯和 桑塔。洛萨莉亚 在下加州地图上的位置。      一路往北走,越来越觉得我这辆车实在是租错了。        在下加州半岛上,除了一号高速公路是沥青路面,其他的路面不是沙路就是土路和碎石路,尤其是土路和碎石路,多年来没有什么维修,路面像是搓衣板一样,车一开上去,跳得就像整个车都要崩裂了,举例说,从小镇穆雷盖去海边仅仅五公里,可是我只在这条路上开了两公里不到,就知道凭我这辆小车,是没法开去海边的,这种鬼路非得四轮驱动的越野车不可,有些计划中原定的地方,离开一号公路有十几公里远,凭我这小车开过去,人都要被颠死了。这才后悔我当初实在应当租一辆四轮驱动的大车,严酷的事实告诉我,现在我只能沿着一号公路活动,稍微远一点的地方,那就只能可望而不可即。         但是想想这样对于我来说,倒也没有什么好抱怨的,因为下加州地图上表示出来的很多地方,其实只是个小小的渔村,既没有旅馆,又没有旅行者所需要的生活环境比如餐馆和商店超市,这种情况其实我已经多少预计到一些,所以当初的打算是,如果碰到这种地方,可以和当地的渔民商量,除了花钱租用他们的船只外,还可以商量花钱在他们家中吃住,后来和一些渔民谈到这些,老墨都说吃没有问题,也不必提钱,提钱伤感情,可是一提到住在他家,老墨就露出了惊讶和犹豫的表情,看来他们都不喜欢有个外人打搅他们宁静的生活,他们说你可以去买顶帐篷来支在后院里,不收你的钱。        以前看到有旅行杂志里说道,对旅馆的要求越来越高,其实就是年龄越来越大的不自觉表现,想想还真是这样,年轻的时候出去钓鱼,只要有个地方住就行了,在非洲时,还住过那种跳蚤能把人抬走的茅屋。可现在不行了,这么热的地方,找旅馆先要问有没有空调,就是有,也得先去看一下是分体式还是那种开起来吵死人的老旧窗式冷气机;临街的房间不行,怕会很嘈杂;淋浴设备当然得有,最好还得有热水;至于最好还要有WIFI,那在冷僻的半岛上,简直就有点吹毛求疵了。沿着一号公路的小市镇,多数会有几家小旅馆,货比三家,还可以找到大致符合要求的住所,甚至住宿条件会使人喜出望外,所以时间久了,也就放弃了那种去荒僻的渔村历险的打算,觉得沿着一号公路钓鱼和住宿也挺好,至少在热死人的中午,有个冷气开放的房间可以舒舒服服睡个午觉,恢复体力。      沿着一号公路一路往北,一天之内经过了圣。维纳文图拉,穆雷盖,圣。布鲁诺和圣。卢卡斯,除了穆雷盖,都是小得不能再小的渔村,就那么几十百来家渔民,既无港口又没有防波堤,而且海滩平缓,也不是滩钓的好地方,只好看一处舍弃一处。穆雷盖有点不同,这是半岛沙漠中的一处绿洲,大概地下水比较丰沛,可以看到半岛上很难一见的棕榈树。据旅游资料介绍,穆雷盖的沿海是潜水,玩风帆和钓鱼的好地方,可是那条要命的搓板路使我和海天隔一方,只能在那里吃了顿晚午餐又匆匆上路,傍晚时分来到了下加州比较有名的城市桑塔。洛萨莉亚。

沙漠中的绿洲穆雷盖,小镇的入口处。
穆雷盖,墨西哥餐馆的招牌。

在这里可以看到成片的棕榈树,说明地下水很充沛。
       桑塔。洛萨莉亚在下加州算是一个比较上得了台面的小城市,它的港口也比较大,有轮渡可以横渡科尔特斯海去海对面的大城市马萨特兰。防波堤几乎有一里路长,刚看到这条防波堤时一阵狂喜,哎呀这么帅的防波堤,终于给我找到了!可是停了车实地考察一下,很失望。第一这座防波堤外面的水很浅,眼睛能看到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海底,而且雀鲷狂多,这种地方钓一天矶钓,雀鲷可以把人玩个半死;第二这座防波堤很高大,乱石嶙峋,要爬上去,我这样的老胳膊老腿的,显然够呛,更不要提晚上爬上去夜钓了,港池倒还有些规模,但是船只众多,恐怕钓港池也不是太合适。和渔夫们鬼扯了一阵,想不到这地方租船出海价钱格外便宜,一天只收一千比索,但是燃油要自己花钱买,这价钱算是还公道,于是决定在这里停留一下,试钓一下。有个老墨渔民自告奋勇,他叫恩利盖,说愿意带我出海去钓鱼,大致上聊了一下当地的海钓情况,决定租用他的船只,约好了明天一大早在码头会合。
桑塔。洛萨莉亚的防波堤,看上去很理想,可是。。。。。。
桑塔。洛萨莉亚的港池。
      找妥了旅馆和船只,先出去找地方吃晚餐,居然发现有一家小小的中餐馆,虽然名字有些夸张,叫做中国城。老板是一对年轻的广东台山人,年纪轻轻的已经有了五个孩子。我在海外那么多年,打过交道的新侨最多的就是广东人和福建人,除了做的生意不同之外,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一到国外就拼命生孩子,大概是在国内被一胎化搞得很郁闷,一出了国门,就拼命生个过瘾,而且当父母的多数受教育程度不高,很多人甚至连小学都没有毕业,对自己的孩子能不能受到好点的教育也没有什么要求,反正只要长到十五六岁能替父母站柜台做生意就行。和这样的新侨民打交道有个难处,除了他们自己的本地方言,很多年纪轻轻的都不会说普通话,就是能说一点,也很难懂,只能半听半猜,所以就有了那句有名的俏皮话:天不怕来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讲普通话。       中国城餐馆的老板姓朱,是很呐于言的内向的人,老板娘倒是能说一口听得很明白的普通话,很热情好客,见到同胞非常高兴,甚至陪我聊了半天家常。这一路上天天吃老墨的饮食,吃得我几乎要得了厌食症,这几天能吃到中国菜换换口味,我也很高兴。她听说我来下加州只是为了钓鱼,而且钓到的鱼都不要而扔回海里去,惊讶得张了嘴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半天,从她脸上读得出来潜台词“:苦啊,在这种地方,老也见不到中国人,好不容易见到一个,还是个神经病”。
第二天一早,和恩利盖船长在码头见面,先问他关于钓鱼用的鱼饵的事情,他说昨天晚上已经去买过了,可现在是鱿鱼季节,除了鱿鱼,沙丁鱼和青花鱼都买不到,因为没人去捕捞,我说那鱿鱼也不错啊,你买了没有?他说鱿鱼还用得着买吗?我们自己去钓就行了。      这个恩利盖,看上去有点匪里匪气,长得也挺帅,我看他一直不停地在打哈欠,好像很累的样子,就问他昨天晚上是不是去泡妞了?他说没有没有,最近是捕捞鱿鱼的季节,昨天晚上在海上作业了大半夜,睡了没几个小时,累是有点累,但不妨碍我们钓鱼,你放心。看看他的船底,黑黑的鱿鱼墨汁还没有清洗干净,看样子不像骗人。
匪里匪气的船长恩利盖。

       船开出了港口没一里路,恩利盖就停了船,整理起钓鱿鱼的钓具,很粗的尼龙线,装了一个很大型的木虾,木虾制作得很专业,三层倒刺锉得很锐利。他将木虾投进海里,想不到离港口那么近,就可以钓鱿鱼了,而且水还很深。等木虾沉到底后,收起三圈线来,然后一拽一拽,开始引诱起鱿鱼来。更想不到的是,才拽了没有几把,说声有了,收了半天线,果然挂了一只很大的鱿鱼上来,倒过来一抖,抖进船舱去了。我知道鱿鱼是这么个钓法,但从来没有钓过鱿鱼,觉得很有趣,我说好了,你休息吧,让我来。接过钓组投进海底,学着他的样子钓了起来,拽了没多久,只觉得手上一沉,似乎有戏了,加上手里有抖动感,确认有鱿鱼上钩了,一把连一把地收线,真的收上一只鱿鱼来,还蛮大的,看上去有个三公斤模样,一钓上来先喷水,然后喷墨汁,很生气的样子。恩利盖上来帮我抖进船舱,接着再来,不长的时间里,就钓了五只,看样子这海底鱿鱼的密度很大。我一边钓,恩利盖一边抓起鱿鱼,去头扒皮,很快就整理出雪白的鱿鱼肉,用这样新鲜的鱿鱼做钓饵,实在是有点太豪华了。恩利盖说豪华什么呀,这鱿鱼收购价才四个比索一公斤,一条鱿鱼也卖不了几个钱,抓一个晚上,也没有多少进账,话语里带了不少的怨气。他说鱼饵足够了,咱们钓鱼去吧。
只花了十几分钟,就钓够了鱼饵,为什么这里的鱿鱼会有不同的体色?

       沿着海岸开没多久,海岸边就是高耸的山岩,恩利盖抛了前锚,水深在10米左右。我挂上切成片的鱿鱼顺着潮水打出钓组,没几秒钟就是一个咬口,一提竿子好重,钓上来一条古奇多,很大的尺寸,远超我在圣。卡洛斯钓上来的,问恩利盖你要不要?他说要啊,这鱼挺好吃的,于是丢进船舱里,接下来不停手地钓上十几条,一条比一条大,最小的我看都有一公斤半,钓得我都有点烦了。恩利盖说在这里海钓,这个古奇多是最烦人的,而且现在正是古奇多的旺季,无论是深水浅水,石底沙底,到处都是这个鱼,要避开这种鱼,唯一的办法就是夜钓,这种鱼夜间不开口。我们墨西哥人是很喜欢这种鱼,你要是钓着不乐意,咱们换个场地试试。        我们收了锚,转头向外海开去,开到一处海域,恩利盖停船抛锚,我看那锚绳几乎全部没进海里,估计水深得超过四十公尺。恩利盖说这里水底是岩石区,有大鱼。这里水一深,海流就急很多,咬口也立刻就少了,要半天才来一口,虽然还有古奇多,但至少有别的鱼钓上来了,有石斑鱼,grunt,和尺寸不理想的红鲷。我用的主线是拉力50磅的蜘蛛线,子线是双股20磅的碳素线,拉力有四十磅,却接连被咬断了两次,都是一起竿觉得沉重无比,刚开始弓鱼,一下子就断线了,不知道是什么鱼,恩利盖说有可能是鲨鱼,也有可能是超过一米的河豚鱼,我觉得后者的可能性很大,它的板牙实在是太锐利。        终于有一次弓鱼成功,将到水面上时我满怀希望钓上来的是一条很像样的好鱼,大红鲷或者是大型的grunt,谁知道却是一条很大的犁头鲨,问恩利盖要不要,他说要,好像他什么鱼都要,来者不拒。
犁头鲨,又叫做吉他鱼,恩利盖照单全收。
石斑鱼,这是我所钓过的石斑中最好吃的一种。
GRUNT,不知道中文该怎么翻译,这是一个很大的鱼类家族。

       很快就到了中午11点,阳光暴烈得像空气要燃烧起来一样,恩利盖说李先生我有个建议,这白天嘛天气实在太热,干脆我们现在回家去,等晚上我们出来夜钓,反正收了你一天的租船费,咱们分成两个半天来钓你看如何?我想这话有理,白天实在热得受不了,夜钓人舒服,再说还没有古奇多来闹场子,而且夜间能钓到的鱼肯定要比白天的大,好,那么我们就回去吧。       中午带了三条石斑鱼,三条一公斤左右的 grunt 和两条不大的红鲷鱼去送给中国城餐馆的华人,他们看到那三条石斑鱼很高兴,说这是当地出的最好吃的石斑,要不要现在就清蒸一条来给你尝尝?我说我不大爱吃鱼,你们留着慢慢吃吧,晚上我要去夜钓,运气好的话,有你们吃的鱼。应我的要求朱老板给我炒了一盘什锦炒面,放了很多虾肉和鱿鱼,堆得像座小山一样,这是我来到下加州吃得最舒服的一顿饭。       晚上十点,按我们的约定来到码头等恩利盖,结果等了他一个小时都没来,又被老墨摆了一道,放了一次鸽子。
       次日早上准备了一些钓具,先去码头找恩利盖,理所当然没有来,问了其它老墨,说没有看到过他,这种结果其实预先就可以想得到,这老墨拿了我的租船钱,要不就去喝酒,要不就是去搞女人,今天是绝不会再来的,这种事情我以前碰到多了,反正钱只要一到他们手里,他们就控制不住自己,你除了笑笑摇摇头,一点办法都没有。于是按照我自己的安排,拿着钓具去了港池。想不到港池里的咬口是相当频繁,只不过个体都显得偏小,有古奇多,海鲶鱼,脸盆大的鳐鱼,还有金线鱲,这是另一种金线鱲,和前天在洛雷多钓到的有些不一样。期间碰到几个当地年轻人也来港池钓鱼,和他们聊了一下天,他们告诉我说这港池里也能钓到大鱼,但是时间最好选在下午五点直到天黑这个时段。钓到上午十点半,收工回旅馆去孵空调,看IPAD里录制下来的电影,然后去了中国城餐馆吃个午餐,回房间去好好地睡了一觉,这连着十几天钓鱼,每天一大早起床,晚上又搞得很晚才睡觉,人真的很疲劳,趁这机会好好休息一下。       这一觉睡下去就睡到傍晚六点钟,太阳还是明晃晃的挂在天上,于是拿了钓具笃笃定定地去了港池,站在一个坍塌了一半的码头上开钓,那些年轻人果然没有骗我,钓况不错,基本上没有古奇多,钓上来的金线鱲明显的要比早上钓到的大,差不多都有七八两一条,太阳下山之前还钓到两条黄鱼,每条都有一公斤上下,颜色黄得好漂亮,其中一条在我解钩的时候一个挣扎,竟然死里逃生跳回水里去了。在港池里能够钓到这么大的鱼,这是我以前很少碰到的事情,而且用的是软竿细线轻铅,钓到鱼的手感不亚于在外海钓到大鱼。正钓得有点意思,却有工作人员上来打招呼,叫我收了钓具,因为港区晚上九点钟要对游人关闭,于是只好收手了。
YELLOWCORVINA,翻译过来应当是黄鮸。

另外一种金丝鱲。

晚上临睡前收拾了所有的东西,明天早上准备转移,去下一个预定目标,是南北下加州交界处的黑武士(Guerrero negro),离开桑塔。洛萨莉亚223公里。

渔歌 发表于 2015-2-26 16:27:57

无法形容  高兴就好

渔神 发表于 2015-2-26 16:53:29

看老李的游记真是过瘾,我们呢?除了羡慕,还是羡慕........。

清风岛主 发表于 2015-2-26 17:24:16

把字往大放了一下,看起来不那么费劲了,呵呵~

这恩利盖不地道。

00199 发表于 2015-2-26 17:43:11

这种生活,真的让人羡慕,顶起。

远见卓识 发表于 2015-2-26 17:43:27


无法形容  高兴就好

大海A 发表于 2015-2-26 20:17:32

太令人羡慕了

左老k 发表于 2015-2-26 21:17:37

有中国餐馆、带空调的旅社、旁晚不错的鱼情,不错,多住几天。

有苦有乐 发表于 2015-2-27 07:18:46

钓鱼人游钓历程丰富多彩.篇篇拜读谢谢

靖郭 发表于 2015-2-27 10:52:14

看得我直流口水。

池水莲 发表于 2015-2-27 11:18:33

这样钓鱼才是渔仙,太舒服了!

青锋 发表于 2015-3-3 23:33:10

这篇读得过瘾,尤其是中国城那一段,若情绪描述得细一些,就有三毛游撒哈拉的味道了。。。

青锋 发表于 2015-3-3 23:34:50

以后不要再说:天不怕来地不怕,就怕广东人讲普通话了。。。{:154:}

老泥鳅 发表于 2015-3-5 16:27:22

这恩利盖不地道,也是个有点儿趣味的小混混。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独钓五千里 【之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