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海垂钓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查看: 2880|回复: 13

玩命钓鱼(作者:咸水鱼) [复制链接]

Rank: 9Rank: 9Rank: 9

经验
25670 点
威望
1 点
注册时间
2006-11-3
积分
25670
主题
672
精华
10
帖子
12578
发表于 2011-6-9 21:56:37 |显示全部楼层
(上)
   我一直觉得克瑞斯这家伙真是非常的聪明,否则他就不会从津巴布韦跑到莫桑比克来了。
      津巴布韦,以前叫做南罗德西亚,是我在南部非洲看到的最漂亮的国家,气候温和,物产丰富,自然环境美丽动人。1998年,我和我太太开车横穿非洲大陆,从纳米比亚前去莫桑比克,之间我们在津巴布韦停留了一个星期,我们参观了这个国家所有的名胜古迹,在非洲第一大瀑布维多利亚大瀑布瞻仰这个地球上的奇迹,当我们到达它的中部小城圭鲁的时候,公路两旁绵延着十几公里的粉色樱花和像烈焰一样的凤凰花,在花丛中行车的感觉似在梦中,以致我们感叹,干脆移民到津巴布韦来,就在这天堂一样的花园里终老一生吧。
      可惜这样一个美丽的国家却掌握在一个疯子手里,津巴布韦的总理穆加贝,是一个狂热而独裁的非洲狂人,在毛xx时代,难以计数的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以援助的名义流入到这个狂人的口袋里,我们为他无偿地建造了政府大楼,体育馆和他的私人府邸,我们的军事教官,训练着他的私人卫队,来保护他的独裁统治,从中国老百姓嘴里省下来的钱,源源不断的无偿援助了这个独裁者,却并不能满足他那贪得无厌的胃口。毛死了,中国进入了邓的时代。邓矮公觉得,我们中国老百姓的血汗钱,不能花在这种莫名其妙的援助上,“请你吃饭可以,养你全家不行。”大幅地砍掉了对穆加贝的援助,这使他恼羞成怒,1985年的对华访问,就有了兴师问罪的味道。据邓矮公的翻译张维为的回忆,那次的接见,邓小平从土改开始,耐心地向穆加贝解释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道路,坦率地指出我们曾经犯下的左倾错误“所带来的惩罚”,阐述了中国改革开放的必要性和必然性。这些话都白说了,眼看拿不到钱了,这黑鬼恼羞成怒,竟然对邓矮公说出了“如果中国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将会给世界进步力量带来巨大损失”这种要挟性十足的话。张翻译回忆说:我是第一次看到邓小平对外国领导人流露出不耐烦的神色,他(邓小平)掐灭了手中的香烟,习惯性的用食指点向前方,声音响亮有力:“开放政策是有风险,会带来一些资本主义腐朽的东西,但是,我们的这个政策,是社会主义的政策,我们的国家机器是有力量的,是能够去克服这些东西的,所以呀,事情并不那么可怕!”
      没有拿到钱的穆加贝灰溜溜的回到津巴布韦,却又没有任何的治国良策,没有了中国这个凯子的支持,津巴布韦国内经济越加的一蹶不振,通货膨胀愈演愈烈。我第一次到津巴布韦的时候,一个美金兑换1800个津币,到了2009年,一个美金和津币的兑换率到达一千六百万,十年之间,通货膨胀到了史无前例的百分之2.31亿!买个面包要捧出一大堆纸币,而最高面值的纸币,面额达到一千亿。光是看到这张钞票,没人头不发晕的,天哪,这国家真的完了。疯子穆加贝走投无路,决定向国内的白人开刀。
      在非洲的白人,是一个历史遗留下来的问题,这些白人在非洲的存在,已经有了几百年的历史,非洲国家独立后,都会抓到这个烫手山芋。一般而言,非洲国家的经济,大多掌握在这些非洲籍白人的手里,如何做到革命的成功,又不引致黑白对抗,使得国家经济健康发展,是很考验每个非洲独立国家的智商的。我觉得处理这个问题最好的国家是博茨瓦纳和纳米比亚,至少他们没有使黑白矛盾尖锐化。有人就说了,那南非自从曼德拉当政后不是也做得挺好的吗?挺好?你听谁说的?听那个人说的,那个人说的话也能相信吗?至少我不信,因为非洲的很多事情我都看到了。
      哎呀,又扯远了,老鳜的这个毛病怎么也传染给我了,还是回过头来说克瑞斯吧。
      克瑞斯是那种很典型的非洲白人,长得高高大大,皮肤被非洲的太阳晒得红红的,就像被水煮到一半的螃蟹,手臂伸出来,上面都是金色的卷毛。我在莫桑比克的中餐馆一开张,他几乎就立刻成了我的客人,后来我们之间的关系比较接近,那都是因为钓鱼的关系,你知道那个克瑞斯他也是个钓鱼迷。
      克瑞斯的祖上是英国人,他的家族移民到非洲,那是有些个年头了,他的三个祖上,都埋葬在非洲的土地里,但是他从来不在意他的英国祖籍,开口闭口都称自己是非洲人,他和我们讲英语,和莫桑比克的当地人,讲葡萄牙语,尽管他私下里把葡萄牙贬低得一塌糊涂。和他的那些非洲白人,讲那种后喉音很重的阿非里坎语,他们那些人总是觉得,阿非里坎语才是非洲白人的真正语言。每次我跟他一起外出钓鱼,路上碰到每一个黑人他都会招手示意,看上去好像非常友好,其实他的内心里深深隐藏着对黑人的藐视和警惕,这就是非洲白人的处世之道和生存之道,在这块黑色的大陆上,他们始终活在黑色的阴影之下。克瑞斯的老家在津巴布韦的首都哈拉雷,他的父亲留给他一个很大的庄园,如果不是津巴布韦独立了,他原本就是一个在乡下种地的庄园主。他的聪明,就在于他比他的那些同胞,更早地看到了对津巴布韦的失望,预感到总有一天,穆加贝会对土生白人下手,所以很早他就把庄园给卖了,来到莫桑比克做电器和电力系统的生意。果然2000年,穆加贝孤注一掷,对土生白人下手了,在他的鼓动下,以退伍军人为首的黑人,打着鼓唱着歌跳着舞涌进了白人的农庄,说你们滚吧,这土地现在是我们的了!2000年,我看到很多失去土地的津巴布韦白人流落到莫桑比克来,比起那些后知后觉的同胞,克瑞斯早已经在莫桑比克把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这就是聪明人的好处。
      在我所有的非洲钓友里,我最喜欢的就是克瑞斯,除了他的性格爽朗,乐于助人之外,我觉得他和我最合得来的脾气,是说到钓鱼就来劲的冲动。我和他一起钓过不少次的鱼,都是那种今天说起钓鱼明天就出发的,说到就干的爽利行动。有空闲的时候,我会去他的公司办公室,和他聊聊天,听他说说他那些在非洲钓鱼的故事。其实克瑞斯对海钓并不是十分拿手,因为津巴布韦是个内陆国家,但是一说到在非洲钓淡水,那可真是如数家珍,什么卡里巴水库钓非洲罗非鱼,秋比河钓非洲虎鱼,马拉维湖钓电鲨,维多利亚湖钓非洲黑鲈,反正只要他一开口,就没了我说话的份,他提到的很多非洲鱼种,除了秋比河的虎鱼,不要说钓到过,我就连听都没有听说过。他说着说着就激动起来,站起身,端着两手模拟鱼竿,摆开马步,作出大鱼上钩的样子,咋咋呼呼地形容着制服一条超级大鱼的全个过程,看得我只想发笑,怎么这天底下的钓鱼疯子,都是一个德行?不能让他太猖狂了,我就说秋比河的虎鱼我也钓过,也没什么大不了,罗非鱼嘛,南部非洲到处都有,连莫桑比克都有,这种小鱼没什么玩头的。克瑞斯说小鱼?你倒是说说看你钓到的罗非鱼有多大?我说我在纳米比亚的时候,在卡普里维沼泽地钓过一公斤半的罗非鱼,他哈哈大笑,说才一公斤半呀,你知道卡里巴水库的绿罗非鱼有多大?最大的有七公斤,他钓到的最大一条有6.44公斤,差一点就破了非洲的罗非鱼纪录。看我那一脸的坏笑,知道我不肯相信,他就急了,说要不要跟我去卡里巴水库钓一趟?他说的那个卡里巴水库,是在赞比西河中游的津巴布韦境内,我听许多钓鱼人说起过那个地方,真是仰慕已久,别人告诉我说,在那个超级水库里有虎鱼,还有非洲最大的鲶鱼丰度。我说去就去,who怕who?就是不知道需要多少时间?克瑞斯说两天半就够了,来去我们两个轮换开车,就算花去一天时间,那还有一天半的时间可以用来钓鱼的。这个主意倒不坏,好,那么我们就讲定了。

Rank: 9Rank: 9Rank: 9

经验
25670 点
威望
1 点
注册时间
2006-11-3
积分
25670
主题
672
精华
10
帖子
12578
发表于 2011-6-9 21:56:45 |显示全部楼层
  (中)
  从莫桑比克的贝拉出发,俩个人轮流开车,包括在津巴布韦过关,包括被公路维修限速,包括走错了路,包括想抄近路结果被迫返回,乱七八糟的事情加在一起,开到卡里巴水库竟然花了近12个小时,两个国际神经病为了钓几条鱼,竟然在南部非洲跑了近一千公里路,大概可以列进钓鱼神经病迪尼斯世界纪录了。
     天快要黑下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卡里巴水库的大坝,克瑞斯把车停在了大坝下面,原来站在那里的几个黑人是卖鱼饵的。那鱼饵居然是红蚯蚓,和中国的红蚯蚓一模一样,而且也是用旧报纸连泥巴包在一起卖的。买完了鱼饵,克瑞斯开车从大坝上越过,又拐进一条小路,天已经全黑了,越野车的车灯照着那条若有若无的泥路,一直把我们带进了大山里面。又是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路的尽头,看到了水边的一座房子,有人迎了上来,是房子的主人查尔斯。克瑞斯说这是一家钓鱼旅馆,在他还是少年人的时候,这家钓鱼旅馆就已经在这里营业了,从第一次跟他的父亲来这里钓鱼,已经记不清来过这里多少次,自从定居了莫桑比克,真的有年头没来过了。吃了晚饭,我们早早睡下,开了一天的车,真是好累,明天一早还要钓鱼的。
     第二天我们起了个大早,早餐前我特意到水边去看了一下,那卡里巴水库真是大得无边无沿,山是青的,水是绿的,我们住的这家旅馆,就嵌在青山绿水之间。我的计划是,既然钓罗非鱼,那手杆就是第一选项,可是到了水边一看,那湖水真是清冽,手杆能够送得到的地方,那水底下看得是一清二楚,这下就有点失望了,不知道这罗非鱼怎么个钓法。早餐后我们把所有的钓具搬上一条小船,临解开缆绳的时候查尔斯先生送过来一小包非洲水果,黄黄的,鸡蛋那么大,以为是给我们吃的,克瑞斯说这不是给人吃的,是给鱼吃的,一切四瓣用来钓绿罗非,有时候比蚯蚓还管用。
     克瑞斯将船划到几百米外的一个山脚下,收了船桨,装了一支两米的接插杆,钩子以上一米半左右装了一个浮球,那浮球有鸡蛋那么大,勾了一块那个水果,一甩手打了出去,原来他们就是这么钓罗非的。我还有点不死心,仍然想用手杆,结果一测水深,七颗浮子全部捋到头还没有到底,只好悻悻地收了手杆,照克瑞斯的样子装了抛竿,安了根枝型浮标,钩子上装了三条蚯蚓,从克瑞斯右面打了出去,我的想法是我们各用一种饵,哪一个的杆子先咬钩了,我们就换用哪一种饵。湖水有很缓慢的流动,小船跟着水流慢慢地走着,剩下来的事情就是等鱼咬钩了。
     结果倒是我的杆子先有了动静,浮标动了几下,往下一沉,起手上来一条巴掌大的小鱼,很漂亮,红色的尾巴,身体上有霓虹色彩,不知道叫什么名字,钩子上的蚯蚓还没咬完,丢出去,很快的又上了一条,还是那种鱼。第三杆打出去,等了没多久,只看到浮标一晃,然后很缓慢的往下沉,沉到示标快没了的时候,刷地一下剑沉下去。浮标晃动的时候,我已经抄杆在手,轻轻地收去余线,当示标没顶的同时,我也出手了,猛一收杆,杆梢立刻就跟了下去,这条鱼有点分量,在水底下来回几个冲突,慢慢地就被我收拢来,到最后我杆子往后一扬,左手一把抓住钓线,顺势往上一提,一条鱼就被我拎进了船舱,是条罗非鱼,背上的硬刺根根竖起,身上的斑纹在阳光下泛出浅蓝的光泽,虽然名字叫做绿罗非,其实在不同的角度看上去分别会交替出现绿色和蓝色,所以叫它蓝罗非也未尝不可,这条罗非看上去有个一公斤出头。克瑞斯侧过头来看了一下,说不错,就是小了一点,回过头去,仍然专心致意地看他自己的浮标。十分钟后,又是一条罗非钓上来了,差不多大小,我说克瑞斯,你该换饵了,用蚯蚓不错的。他只是摇摇头,继续他的老僧入定。我把鱼护从水里拉起来,刚把这条鱼塞了进去,只看到他猛地往上一挑,接着人往起一站,他也钓到鱼了。刚摇了几把手轮,那鱼一个发力,就钻到船底下去了,这条看来不小,我赶忙把抄网装了起来,趁他弓着腰把那条鱼小心翼翼地从船底拉出来,兜头一抄,就把那条鱼抄进船舱。这条明显地比我钓到的那两条要大,估上去两公斤要超过了,可是克瑞斯看着它,仍然摇摇头。
     再钓下去,这就看出差别来了,我用蚯蚓,咬钩虽然频繁,但钓起来的鱼明显要小,从200克到一公斤的都有,虽然近两个小时拿上来二十几条鱼,但是没有一条能跟克瑞斯比的,而且还被小鱼闹钩闹得很火大。这段时间里,克瑞斯只有四个咬口,但四个咬口就是四条大鱼,看看,上鱼才是硬道理。我这才琢磨出来那个奇怪的水果有名堂,放弃了蚯蚓饵,换用了那种水果,果然钓上来的罗非就大了,只是等咬钩等得心烦。
    一个上午很快地就过去了,回到旅馆的码头上,一把提起鱼护,噼里啪啦都是鱼在跳,看看有点不好意思,就把一公斤以下的小鱼挑出来放掉。查尔斯拿来一个很大的铁丝编的鱼护,我们把鱼倒进去,就在码头边上的水里养着,克瑞斯对查尔斯说今天运气有点不好,一条大的都没有。
     吃完午饭,我们坐在饭桌边休息,克瑞斯要了一杯琴酒慢慢喝着,我也要了一小杯阿玛卢拉陪他喝,谈的还是钓鱼的事。我苦口婆心地开导他,我说克瑞斯,你也不要跟自己过不去,这个罗非鱼嘛,也就这么大了,两公斤的罗非你也该知足了,要是在我们中国,钓到两公斤的罗非那是可以上电视啦。克瑞斯只是笑,说查尔斯,把你那些照片拿过来给李先生看看!接过查尔斯递上来的照相簿,打开一翻,我的嘴巴张开来就再也合不拢了,照片里的那些或黑或白的钓友,双手托着的,单手拎着的,在车子边上挂起来的,都是大罗非鱼,那个大呀,你根本就想象不出来。这下轮到我尴尬了,我觉得自己就像个没见过市面的乡巴佬,刚才居然还再给克瑞斯洗脑子,连忙把话题扯开去,指着照片里有两个钓友一起抬着的一条大鱼,问查尔斯说这是什么鱼?查尔斯说这就是丰度,赞比西河里最大的鲶鱼,卡里巴水库里有不少,晚上钓比较好。我问他说这个丰度用什么饵来钓的?查尔斯说很多饵都能用的,活的小鱼,鱼肉片,还有一个大钩子上穿几十条蚯蚓形成一个大蚯蚓球的,都可以。我说那晚上划船出去钓会不会很危险?查尔斯说用不着的,这个丰度晚上会到浅水里来觅食,在码头的浮船坞上就可以钓,以前有人在那里一个晚上钓了六条,大的那条有40多公斤重呢。我听了大喜,决定今天晚上无论如何也得试一下。
     整个下午钓鱼都有点神不守舍,老想着夜钓的事情。克瑞斯说他在船码头看到水里有成群的小鱼,你不妨钓一些晚上用来做饵,他说以前他也钓过丰度,最好的钓饵是用鸡心,放到发臭,几个一起穿在大钩子上,钓这个鲶鱼怪有奇效。下午我们又钓了不少的绿罗非,克瑞斯钓到一条三公斤多的,是我们这次在卡里巴水库钓到的最大一条,可是他很不满意,说明天还有一个上午可以钓,看看明天运气如何。
     晚饭前我在船坞边上用小钩子加蚯蚓,钓了20多条小鱼,放在浴缸里养着,鱼护里有两条罗非死了,捞上来片下两边的肉,准备晚上当鱼饵用。晚饭后我们就把椅子搬到码头上去,还带了几瓶啤酒和饮料。我用了两根抛竿,每个钓组装了上下两个大钩子,一根杆子上用小活鱼和蚯蚓球,另一根穿上罗非肉和蚯蚓,反正能想得起的鱼饵都用上,把杆子插在码头上,一边聊天一边等鱼咬钩。我们在码头上坐到八点半,两根抛竿一点动静都没有,到了八点半后,查尔斯关了发电机,点了一只马灯给我挂在边上,克瑞斯被蚊子咬得受不了了,说那么我先去睡了,要是没什么鱼你也早点休息,明天我们还要开车回贝拉的。
    克瑞斯刚离开没多久,一根杆梢就恶狠狠地弯了下去,我一把抄起抛竿,还没有用力后扬,已经被拉成拔河状,然后泄力就哗地一下尖叫起来,我被拉得前俯后仰,那马灯的光线又暗淡,什么个情况看不明白,急得我大叫克瑞斯,快来帮忙!克瑞斯刚躺下,听到我的呼叫急忙赶来,还顺手带了一把手电筒。我的绕线器上面是50磅拉力的尼龙丝,但是那钓线好几年没有换过,我怕上面有暗伤,故此不敢跟它硬拼,好在码头前面都是光水面,唯一担心的是万一那鱼冲到码头下面去,就有麻烦了,只好尽量让绕线器泄力。运气的是那鱼就在原地翻来覆去的挣扎,并不做长距离的冲刺,等到鱼头拉出水面,只看见黑漆漆的身躯,把水面搅得稀里哗啦,克瑞斯跪下去,兜头一抄,那鱼竟然很顺溜地就滑进网里,两手用力一提,就连鱼带网拔上来了。查尔斯也闻讯赶来,两把电筒一起照上去,是一条身上有花纹的鲶鱼,他说恭喜了,是条丰度!上下两只钩子全部吞进肚里,吃相相当恐怖。拎到厨房里去过磅,23.3公斤,破了我的淡水野钓纪录,虽然我在世界上很多地方钓过鱼,但是这个纪录到现在还没有被我自己打破。
     第二天上午还是钓了许多的罗非鱼,看得上眼的还是没有,而早上刚到的一位钓友,却钓到一条重达五公斤的大罗非鱼,我们都去看了,除了自叹运气不好,现在我真的相信了,这要命的绿罗非确实可以长到七公斤。
     我们把所有的渔获用冰块盖起来,临走的时候过了下磅,一共213公斤鱼,一天半时间里钓那么多鱼,这卡里巴水库真是太绝了!
     开着车往回走,兴奋的心情还在胸中激荡。克瑞斯问我对卡里巴水库的印象如何,我说真是太绝了,可惜离我们太远了,不能常来,而且鱼种有些单调,毕竟也是一种遗憾。我说我这人钓鱼并不一味追求大,我只希望在非洲能够钓到稀奇古怪的别人钓不到的鱼,只可惜莫桑比克没有这种地方。克瑞斯说好,就冲你这句话,下次我带你去个地方,钓别人都钓不到的鱼,这个地方就在我们贝拉附近的索法拉省。
     就是这句话,两个星期后,我和克瑞斯一起,经历了我这辈子最危险的一次钓鱼。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经验
25670 点
威望
1 点
注册时间
2006-11-3
积分
25670
主题
672
精华
10
帖子
12578
发表于 2011-6-9 21:57:22 |显示全部楼层
  (下)
      出发前,我看到克瑞斯认认真真地检查了车辆,还郑重其事地带上全套工具箱,额外地多带一个备胎,我就知道,我们要去越野了。
      这个越野可不是在国内玩的那种,到郊外乡下的泥巴路上开着车去耍一下威风,非洲的越野,那可是直接把车开到荒原里去,遇山爬坡,遇河涉水,硬是在没有路的地方闯一条路出来,不光是对车的考验,更多的是对人意志的考验。以前跟台湾廖开车去过他的林场,在那种荒无人烟的地方一开就是三四个小时,开得我是越想越害怕。我说阿廖啊,这种前不着村后不巴店的地方,万一要是车子出个故障,那可如何是好?台湾廖说呸呸呸!乌鸦嘴,哪有你这么说话的?我知道那是他在替自己壮胆,不要说是嶙峋乱石,就算是一个锯去木头的树墩,那边上就是一个九十度的锐角,再好的加重轮胎一压上去,吡地一声就被割开个大口子,所以在非洲跑越野的,车上带几个备胎那是很平常的事情。
      那天我们走的路还算没那么可怕,连着翻过几座并不是太高的山包,接下来就一直在热带的草原里行驶,旱季的热带草原一片金黄,偶尔看到几棵长得老态龙钟的树杵在草海里,齐腰那么深的草长得一望无际,越野车就在那草原里一直碾过去,使人想到“一往无前”这句话。我是个没有方向感的人,心里很奇怪这个克瑞斯怎么就这么有把握,难道是带着GPS不成?渐渐地开始出现越来越多的树,最后我们就在树林里小心翼翼地拐来拐去,然后车就停了下来。克瑞斯说前面再有个四五百米就到了,车开不进去了,背上东西我们走吧。
      在林子里走了好一会,树林越来越密,正疑惑间,视野突然开朗,原来我们已经走到一个坡地上,下面就是一条河,河的两旁都是苍翠悦目的湿地。克瑞斯问我你知不知道贝拉附近有条叫做蓬归的河?现在你看到的地方就是蓬归河的上游,我说克瑞斯你怎么会找到这种地方来的?你本事太大了。克瑞斯说我哪里可能找到这种地方来,公司里有个黑人雇员,以前来过这地方偷猎,是他带了路才找过来的。原来这附近几百个平方公里都是一个国家自然保护区。
      我们从从茂密的草丛里趟过,来到河边,那里有很长的一道沙滩,沙滩上有成群的非洲珍珠鸡嘻戏觅食,看到我们过来也不害怕,居然大大咧咧地在我们眼前跑来跑去,倒是原来卧在沙滩上晒太阳的几条一米来长的鳄鱼,稀里哗啦连窜带跑地扑进河里去了。把肩上的渔具放下来,喘一口气,再往前一看,吓得我倒退三步,就在我们前面30米,翠绿的挺水植物外面,河面上浮着一群河马,足有十五六只。
      我刚到非洲的时候,听到过很多野生动物伤人的故事,听到最多的就是狮子吃人的传闻,所以一直以为非洲最危险的动物就是狮子。后来在纳米比亚温得和克的市立图书馆看到一本关于非洲野生动物的书,里面有大量篇幅介绍这一类不幸的事件,才知道在所有野生动物伤人的事件中,狮子才占了百分之十五的比例,鳄鱼占了百分之三十,其他各种动物占了百分之十,而这个看上去傻里傻气,行动迟缓的丑陋河马,倒占了其中的百分之四十,换言之就是河马倒是非洲最危险的动物,现在这个最危险的动物就在我们眼前三十米的地方,看上去很爽很舒服的在水里泡着,怎么不叫我两股战战,几欲先走呢?
      克瑞斯看我那个害怕的样子,笑了起来,好像知道我心里在想什么,他说河马没什么好怕的,你不去惹它,它才懒得来理你,我们钓我们的鱼,别怕别怕。
      我还是有点担心,看看克瑞斯满不在乎的样子,也就横下心来,反正要死咱们一起死,我不能让他看我的笑话。
      克瑞斯装好钓竿,用了一个不小的铅垂,从包里摸出一个盒子,里面装着泡胖的玉米粒,拿了一颗装在钩子上,说你看好啦,一甩手,朝河马泡着的那个地方甩过去,啪地一声掉在离河马几公尺的地方,然后很快地收线,刚收了几把,杆梢突地一个忽闪,竟然已经有鱼上钩了,怎么这么快?钓线在水里有力地划来划去,到最后一用力朝上一抬,就有条鱼被拉到沙滩上来了。那条鱼有600多克,黑黑的,小脑袋,身体狭长,尾鳍分叉很大,很像是我国南方出的那种鲮鱼,但是嘴唇很厚很结实,钓上来后取钩很费劲,这是一种我从来没有见过的鱼,有趣有趣!克瑞斯说这种鱼非洲的土名叫做普林吉,我说出来你不要恶心,这种鱼是吃河马的粪便的,它们成群结队地跟在河马后面,河马只要一拉屎,它们就争先恐后地抢上去,。另外还有一种白颜色的鱼,等会我们也会钓到,这两种鱼都是靠河马为生的,所以有河马的地方必有这两种鱼。钓这两种鱼没什么大诀窍,你丢得离河马越近,上钩的机会就越大。
      被克瑞斯这么一说,我也忘了害怕,急急忙忙地装好了钓组,刷地一声就甩了出去,我甩杆的水准不在克瑞斯之下,几乎是钓组一落水,立刻传来有力的拉扯,一抬杆,也中了一条,几个来回,就把一条一模一样的鱼拉到沙滩上。这么好的咬口,也来不及打开鱼护了,摘下鱼来往后面一扔,快手快脚装上一颗玉米,再甩出去,稍等片刻,杆梢一个大闪,又中了!我在中鱼的同时,克瑞斯也中了,两个人嘻嘻哈哈地直往上拽鱼,他拉上了那条果然是白色的,白得银光闪闪,菱形身躯,侧线粗黑,很像海里那种叫做mojala的鱼,尾巴上有点粉红色,真的好漂亮。
      几条鱼钓过,河马群有点小小的骚动,慢慢地移动起来,向上游挪去,我们就跟在它们后面,不停地甩杆,现在我们也变成普林吉了,它们跟在河马后面吃自助餐,我们跟在河马后面钓它们。又一条鱼上钩了,我俯下身子,很费劲地从它那厚嘴唇上解钩,正乐着呢,猛听得克瑞斯大喊一声:“快跑。。。。。。!”
      我一惊,放了手中的鱼,抬头一看,我的个娘咧!有一头河马从水里冒出来,一踏到浅水里,踩得水花四溅,暴怒地直奔我们而来,那一吨重的身躯挂着污泥,就像一辆失控的坦克,劈头盖脸地直撞过来。我一看克瑞斯已经跑到三米开外,一把扔了手里的东西,没命地跟着他就跑,我们没了命地跑过草地,后面只听见河马蹄子踩地的咚咚声,它追过来了。
      我们拼了命地狂奔,直跑得耳边嘶嘶风响,太阳穴里的血管嘣嘣狂跳,我敢保证,我绝对跑出了我一辈子的最快纪录,转眼间我们已经跑到树林里面去了,我边狂跑边想,我得往树林最密的地方钻,我能钻得过去的地方,你个大河马能钻得过去吗?
      正跑着,前面的克瑞斯停了下来,听听后面没有了声音,原来那河马看看地形对它不利,只好走了。我们两个人弓着背,手叉在腰里喘成一团,喘着喘着,没来由地相对狂笑起来,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克瑞斯说真是邪了门了,一般来说河马只有在两种情况下才会攻击人,一种是夜间上岸吃草的时候,非常警觉,被人突然撞见,会狂性大发,冲上来一口把人咬成两段,另一种情况是,划船的人太过接近它,被认为是侵入了它的势力范围,它也会神经质地抓狂,把船顶翻把人咬死。今天不知道那家伙犯了什么邪,我们又没招它又没惹它,它这是发的哪门子脾气?
     我们不敢回去,在车里面呆了一个多小时,克瑞斯说我回去看看,你把车发动着,要是再有什么情况,我们开了车逃,你不要看河马夯头夯脑的,这么笨重的身躯可以跑出65公里的时速呢。心惊胆战地等了20分钟,看到他跑出树林向我挥手,喊道没事了,过来吧!
     回到河边一看,那群河马已经跑到上游去了,收拾了东西,找来找去不见我们扔在沙滩上的鱼,不知道是什么动物,趁火打劫,把我们的鱼都叼走了,还好渔具都在,没法再钓了,收拾东西走人吧。
     这段惊险的经历,很好地保存在我的非洲记忆里。在非洲,我有很多次看到过野生动物,在秋比湿地,我们曾隔着小树丛看到野象群渡河,在津巴布韦的皇基野生动物园,隔着不到三十米面对脾气挺好的犀牛,在南非的克鲁格野生动物园,我们坐在游览车上,眼看着狮子从我们下面走过。我时常会想到,如果一旦人和野生动物发生冲突,人的胜算有多少?不过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后面有头大河马追着,瘸子都能够跑出刘翔的速度,这种速度我在非洲就跑过。

     好啦,我的非洲钓鱼莫桑比克篇,就此写完了,谢谢大家的捧场,这辈子只要有机会,我们非洲见!

使用道具 举报

版主

四海水王

Rank: 7Rank: 7Rank: 7

经验
8431 点
威望
0 点
注册时间
2008-9-16
积分
8431
主题
185
精华
16
帖子
4942
发表于 2011-6-9 22:07:18 |显示全部楼层
不错不错。顶一下

使用道具 举报

管理员

水中骗鱼

Rank: 9Rank: 9Rank: 9

经验
25032 点
威望
1 点
注册时间
2007-1-5
积分
25032
主题
242
精华
4
帖子
10536
发表于 2011-6-9 23:05:00 |显示全部楼层
确实够疯的!
做学徒好,错了可以改正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9Rank: 9Rank: 9

经验
21021 点
威望
1 点
注册时间
2007-1-8
积分
21021
主题
877
精华
3
帖子
10271
发表于 2011-6-10 03:50:40 |显示全部楼层
搬个凳子坐着慢慢看.................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7Rank: 7Rank: 7

经验
20153 点
威望
0 点
注册时间
2007-1-5
积分
20153
主题
120
精华
4
帖子
9499
发表于 2011-6-10 10:17:11 |显示全部楼层
呵呵,一连气看了“咸水鱼”先生几篇美文 ,过瘾!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牌会员

钓自己的鱼,让别人去吃吧

Rank: 6Rank: 6

经验
1065 点
威望
0 点
注册时间
2011-3-3
积分
1065
主题
9
精华
0
帖子
937
发表于 2011-6-10 14:43:00 |显示全部楼层

使用道具 举报

金牌会员

钓自己的鱼,让别人去吃吧

Rank: 6Rank: 6

经验
1065 点
威望
0 点
注册时间
2011-3-3
积分
1065
主题
9
精华
0
帖子
937
发表于 2011-6-10 16:24:17 |显示全部楼层
真过瘾啊!再顶一目!

使用道具 举报

超级版主

传统钓爱好者

Rank: 8Rank: 8

经验
18157 点
威望
0 点
注册时间
2007-4-16
积分
18157
主题
657
精华
6
帖子
9715
发表于 2012-1-31 15:26:58 |显示全部楼层
青锋 发表于 2011-6-9 21:57
  (下)
      出发前,我看到克瑞斯认认真真地检查了车辆,还郑重其事地带上全套工具箱,额外地多带一 ...

破刀,你在哪里淘换来的老咸的帖子?干得好!继续努力!


交天下友,钓五湖四海鱼。qq:346444353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经验
10305 点
威望
0 点
注册时间
2006-12-22
积分
10305
主题
439
精华
14
帖子
4056
发表于 2012-1-31 18:25:11 |显示全部楼层
好好的一篇文章,最后一句话太气人了:“我们非洲见!”
哈哈哈哈……
走东西南北,钓江河湖海。无祸就是福。我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zuolaok手机:13669397007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8Rank: 8

经验
21733 点
威望
0 点
注册时间
2007-3-16
积分
21733
主题
40
精华
0
帖子
12685
发表于 2013-4-3 14:17:33 |显示全部楼层
F过瘾过瘾呀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6Rank: 6

经验
1084 点
威望
0 点
注册时间
2012-8-8
积分
1084
主题
19
精华
0
帖子
960
发表于 2013-4-3 19:22:48 |显示全部楼层
过瘾啊

使用道具 举报

Rank: 3Rank: 3

经验
266 点
威望
0 点
注册时间
2015-6-28
积分
266
主题
9
精华
0
帖子
122
发表于 2015-6-28 15:43:58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刺激  刺激  精彩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Archiver|手机版|四海垂钓论坛 ( 蜀ICP备08001726号-1 )

GMT+8, 2018-9-21 01:31 , Processed in 0.119693 second(s), 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2 Skin By Tuya.Me

© 2001-2011 Comsenz Inc.

回顶部 cosmetic tattoo supplies tattoo equipment, tattoo coils tattoo needles tattoo ink colors.